體制機制改革縱深推進 科技創新引領時代發展——改革開放40年四川經濟社會發展成就系列報告之十一

分享到:
  改革開放以來,四川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科技創新工作,從“經濟建設必須依靠科學技術,科學技術工作必須面向經濟建設”方針提出到科教興川戰略確立,從建設創新型四川到創新驅動發展,四川省科技體制機制、科技資源佈局、科技創新實力等各個方面都發生了歷史性的深刻變化,打破了原有單一、封閉的計劃管理體制,實現了科技工作重點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戰略轉移,市場機制在資源配置和科技運作中的作用日益強化,科技事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1]。

  一、科技體制改革縱深推進,創新活力持續釋放

  (一)率先推動改革,促進科技與經濟結合(1978-1990年)。四川在全國率先對科技體制進行改革。1985年,我省堅持“經濟建設必須依靠科學技術,科學技術工作必須面向經濟建設”的方針,積極探索以搞活科研機構、放活科技人員、開拓技術市場、促進成果商品化為主要內容的科技改革實踐路子。1988年,省政府提出加快和深化科技體制改革,促進科技進步和經濟發展。

  (二)確立科教興川戰略,實施千億工程(1991-1998年)。根據鄧小平同志南方講話和黨的十四大精神,我省提出實施“科技興川千億工程”戰略,優化科技資源整合和重組,強化市場機制在科技資源配置中的重要作用,推動科技體制改革從計劃經濟體制轉向市場經濟體制框架,加速推進科技與經濟一體化發展。四川被列為深化科技體制改革試點省。

  (三)建設創新型四川,構建區域創新體系(1999-2010)。1999年,我省探索建設區域科技創新體系,促進資源高效配置和綜合整合,提高總體創新能力,成德綿高科技産業帶被列為國家技術創新工程區域性試點點。2005年,提出“企業主體、産業佈局、工程模式、整合推進”的科技工作思路,確立了建設創新型四川的戰略目標。2010年,我省確立建設西部科技創新高地戰略目標,被列為國家技術創新工程試點省份。

  (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推進全面創新改革試驗(2011-)。黨的十八大以來,我省將創新驅動作為治蜀興川的全局性、引領性戰略。2015年,四川被確定為全國8個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之一,大力破除體制機制障礙,編制了《四川省系統推進全面創新改革試驗方案》,出臺“九張清單”,系統推進科技體制專項改革,全面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科技創新活力持續釋放。2017年,四川獲批國家創新型省份試點,在政策引導和改革推動下,科技進步貢獻率提高到54%。

  二、科技創新投入持續增加,經費規模保持西部首位

  (一)研發經費投入規模保持西部第一。2017年,全省研發經費投入總量為637.8億元,是1996年的24.4倍[2],年均增長16.4%,投入總量保持西部第一。

  (二)研發經費投入強度實現重大突破。近年來,全省研發經費投入強度(研發經費與GDP之比)一直呈穩定上升趨勢,2017年達到1.72%,比1996年提高0.81個百分點。

  
  
  

  (三)研發載體蓬勃發展。2017年末,全省擁有各類研發機構2291個,是1996年的1.8倍;擁有各類專業技術人員329萬人,兩院院士60人(次),按折合全時當量計算的R&D人員14.5萬人年,是1996年的2.1倍。擁有國家及省級高新區19個,高新技術企業3571家;建有國家及省級重點實驗室127個、工程技術研究中心201個、工程研究中心(實驗室)149個、臨床醫學研究中心12個,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重大裝置)9個,省級産業技術研究院34家。

  (四)政府扶持力度持續加大。2017年全省財政科技支出為106.6億元,是1997年的19.7倍[3],年均增長16.1%;財政科技支出佔當年全省財政支出的比重為1.23%。近年來,基層政府更加重視對科技的支援力度,到2017年,市(州)和區(市、縣)財政科技支出達79.1億元,已佔全省財政科技支出的74.2%,比1997年提高17.3個百分點。

  (五)科技計劃順利實施。省級財政科技計劃管理改革紮實推進,科技計劃體系、管理決策制度和科技人員創新激勵機制全面建成。2017年省級科技計劃安排資金19.5億元,是1997年的34.6倍,其中重點研發類科技計劃共安排項目1117個,應用基礎類科技計劃共安排課題349個,創新人才和平臺類計劃安排項目887個。各項科技計劃著力攻克一批關鍵和前沿技術,對高技術的整合應用和産業化示範做出了統籌部署。

  三、科技創新産出量質齊升,重大成果突破令人矚目

  (一)重大成果不斷涌現。“北斗”衛星行動通訊系統、三代核電技術等一批重大關鍵共性技術取得突破,電子資訊、航空航太、核技術等領跑全國。完成3D列印、釩鈦綜合利用等領域重大科技聯合攻關項目,參與的國際熱核聚變實驗堆(ITER)計劃取得積極進展,奈米膜層製備、複合材料工藝整合等關鍵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準,“汶川地震地質災害評價與防治”等成果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高速列車—軌道—橋梁動力相互作用安全評估關鍵技術的突破為我國高鐵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1978年以來,我省共獲得各類國家科技獎勵1240項,其中國家自然科學特等獎1項,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24項、一等獎108項,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7項。

  (二)專利實現量質齊升。2017年全省專利申請受理數為16.7萬件,其中發明專利申請6.5萬件,分別是1987年的155.2倍和295.2倍[4],發明專利所佔比重為38.6%,比1987年高18.3個百分點;全省境內專利授權數為6.4萬件,是1987年的224.6倍,其中發明專利授權1.1萬件,是1987年的1894.5倍,發明專利授權所佔比重為17.8%,比1987年高15.7個百分點。改革開放以來,全省發明專利佔比持續提高,專利結構不斷優化,呈現量質雙提升局面。

  
  


  (三)智慧財産權産出、保護和運用能力取得長足進步。智慧財産權運用水準大幅提高。制定實施《四川省專利權質押貸款管理辦法》《四川省智慧財産權質押融資風險補償基金管理暫行辦法》,設立風險補償基金和運營基金,開展城市(園區)質押融資試點,全省智慧財産權質押融資呈快速發展態勢。2013-2017年,全省專利權質押融資金額累計95.2億元,強化智慧財産權運用。

  (四)科技成果加速轉移轉化。2017年末,建成專業服務機構97家,完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服務體系。深入實施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行動,建成整合果資訊、評估評價、技術交易等功能于一體的技術轉移公共服務平臺,徵集省內外科技成果資訊6.1萬項,匯聚國內技術專家5783位,聚集第三方服務機構63家。2016-2017年,全省共實施科技成果轉化1478項,其中省級重大科技成果應用轉化項目323項,帶動社會投入近60億元。建立農業科技成果轉化示範基地100余個,主要農作物、畜禽、林木良種覆蓋率分別達96%、90%、60%。2017年,成交技術市場合同1.3萬件,技術市場合同成交額達到419.7億元,是1987年的85.1倍。

  (五)軍民融合與科技創新深度結合發展。核技術應用、航空航太、軍工電子等高技術産業不斷壯大,産業結構持續優化;衛星應用、資訊安全等重點工程加快佈局,戰略性新興産業穩步增長;軍民融合領域技術、人才外溢效應突出,帶動地方經濟轉型升級作用明顯。規劃建設10大軍民融合産業基地,規劃總投資近1600億元,涉及重點項目150余個,涵蓋核、航空、航太、兵器裝備、軍工電子、資訊安全等領域,已完成投資430億元。2017年全省軍民融合産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122億元,比2015年增長17.4%,規模和增速均居全國前列;軍民融合産業總産值佔GDP比重達到9.1%,佔比連續3年保持在9%以上。

  四、創業創新活力競相迸發,創新體系建設日益完善

  (一)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廣泛開展。大力推進“創業四川”七大行動計劃,全省建成各類孵化載體700余家,面積超過2200萬平方米,在孵企業和創業團隊超過3萬家(個)。成都市郫縣被列入全國首批17個區域示範基地,四川大學被列入全國首批4個高校和科研院所示範基地,四川電信公司被列為中國電信集團國家“1+7”雙創示範基地。“創業天府•菁蓉匯” “磨子橋創業街區”“蓉創茶館”已成為全國知名“雙創”品牌,雙創示範基地數量居西部第一。2014年以來,每年新增中小微企業2萬戶以上。創新創業成果不斷涌現,創新創業主體熱情高漲,新産業、新業態、新技術、新商業模式層出不窮。

  (二)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全面強化。2017年企業投入研發經費355.9億元,是2000年的25.7倍[5],佔全社會研發經費支出達到55.8%,比2000年提高24.9個百分點;2017年我省開展創新活動企業佔比為39%,居西部各省前列。創新資源加速向企業集聚,依託企業佈局建設了一批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工程實驗室等,認定了一大批企業技術中心。2017年末,建成企業國家工程實驗室3個、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72個,認定省級企業技術中心877個,企業研發機構1497個。認定省級技術創新示範企業27家,其中國家級技術創新示範企業18家,居西部首位。入庫登記科技型中小企業超過4000家。

  (三)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活力齊發。啟動“一院一策”試點,42家院所開展股權激勵、成果轉化、離崗創業、協同創新等改革試點。引導企業主導産學研深度合作,構建政府主導、企業主體、院校協作、多元投資、成果分享的協同創新模式,産業技術創新“集團軍”初步形成,建成北斗導航、無人機、科技雲服務等117個産業技術創新聯盟,組建産業技術研究院34家,完成重大科技聯合攻關項目數百項。

  (四)協同創新格局不斷優化。2017年末,建成國家及省級高新技術産業化基地67個、農業科技園區93個、可持續發展試驗區16個、國際科技合作基地68個,成都高新區成功獲批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綿陽科技城進入“1+5+2”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推進序列。開展兩次攀西試驗區科技攻關全球招標,簽約項目39項。加快國際開放合作平臺建設,成功獲批中國(四川)自由貿易試驗區,與216個國家和地區建立經貿關係,高水準規劃建設中韓創新創業園,建立國家級國際聯合研發中心、國際科技合作示範基地22個,在川落戶世界500強企業達到321家。

  (五)科技仲介服務體系加快發展。技術轉移示範機構、大學科技園、生産力促進中心和科技孵化器等科技服務機構不斷壯大,2017年末,全省有國家級技術轉移示範機構22個、省級26個,有國家級大學科技園5個、省級10個,有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29個、省級96個,有國家級眾創空間66個、省級53個,科技服務能力明顯提升。全省已基本建立起包括科技諮詢培訓、科技孵化服務體系、技術創新服務體系、投融資服務體系等方面,分層次的科技仲介服務體系。

  五、科技創新支撐作用顯著增強,引領高品質發展

  (一)科技創新助推精準扶貧。探索“産業推動、企業帶動、校(院)地聯動、線上互動、創業拉動”科技扶貧模式,建成34個科技扶貧産業示範基地,引導全省100多家科研院所、高等學校和100余家龍頭企業投身脫貧攻堅。組織100多家省內外知名企業參與科技扶貧,建立完善“企業+科技+基地+專合組織+農戶”等模式,帶動貧困村、貧困戶共同發展。動員高等學校、科研院所參與科技扶貧,累計選派科技扶貧人員1868人次,帶著技術、項目、資金到貧困地區開展技術服務和創新創業。實施科技扶貧産業示範項目623項,轉化應用新品種、新技術600余項,帶動512個貧困村、6429戶貧困戶、2.4萬名貧困群眾脫貧奔康,輻射帶動近12萬戶農戶每人平均增收1000元以上。

  (二)科技創新優化産業結構。在經濟增速換擋期,全省高技術製造業呈現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不斷優化産業結構。2017年,全省高技術製造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5994億元[6],是2000年的20.2倍,平均增長20.7%;實現增加值佔規模以上工業的比重達到12.2%,比2000年提高6.7個百分點;高技術製造研發投入110.8億元,比2000年增長2.6倍,得益於強有力的研發投入,2000-2017年,高技術製造業對規上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增長的貢獻保持在20%以上。

  (三)科技創新推動産業升級。2017年,全省擁有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3571家,是2009年的2.6倍;全省高新技術産業總産值達1.8萬億元[7],是2009年的4.8倍,其中工業總産值佔規上工業的比重達到30.3%,比2009年提高10.6個百分點。在高新技術産業的帶動下,四川省電子資訊産業正加快成為萬億級産業,汽車、油氣化工等産業正發展為5000億級産業,軌道交通、生物醫藥、航空與燃機、新一代資訊技術、高端裝備製造等産業正加快發展。2017年,全省戰略性新興産業總産值6800億元,佔規模以上工業總産值比重較2009年提高4.2個百分點。

  (四)科技創新助力發展新經濟。“網際網路+”行動深入開展,基於移動互聯、物聯網、雲計算的數字經濟新業態、新模式蓬勃發展,成為我國改造提升傳統産業、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的有力支撐。貫徹實施大數據戰略,關鍵技術不斷突破,重要行業應用不斷深化,涌現出一大批大數據創新型企業;資訊惠民、“網際網路+政務服務”等重大工程的實施,提高了便民服務效率和政府治理現代化水準。新興産業蓬勃興起,新動能正在撐起發展新天地。

  (五)科技創新改變經濟社會發展路徑和人民生活方式。科技創新對經濟社會發展起到強有力的支撐作用,科技成果廣泛應用於農業、製造業、服務業等領域,高水準供給得到加強,戰略性新興産業增長點加速形成,創新推動了産業升級,取得了顯著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一大批瞄準重大疾病的創新型藥物成功上市,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取得顯著效果,分享經濟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習慣和生活方式。

  改革開放以來,全省科技創新事業積極開拓、蓬勃發展,創新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作用得到空前加強,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快實施,為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民生改善提供了重要支撐。下一步,四川將繼續高度重視創新對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關鍵引領作用,堅持“自主創新、重點跨越、支撐發展、引領未來”指導方針,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科技體制改革,全面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積極培育轉型發展新動能,為建成創新型省份、推動治蜀興川再上新臺階再立新功。

  備註:

  [1]受科技體制改革、科技事業發展和統計調查制度等影響,本文部分內容無1978年以來的歷史數據。數據主要來源於《中國科技統計年鑒》、《四川科技統計年鑒》等。

  [2]國家統計局從1996年開始編印出版《中國科技統計年鑒》,發佈各地區數據。

  [3]1997年之前財政科技經費、財政科技計劃等數據的口徑差異過大。

  [4]改革開放之初,我省專利總量小、數據波動過大。

  [5]受國家企業研發活動統計制度及調查範圍影響,2000年以前統計口徑和數據差異較大。

  [6]國家統計局2002定制高技術産業統計制度,併發布2000年以後數據。

  [7]我省從2009年起建立高新技術産業統計監測制度。
責任編輯:白婉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