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綠道 讓“綠”成為成都城市新名片

分享到:
  憨態可掬的熊貓肖像座椅擺放在草坪之間,冬日暖陽穿過一簇簇竹叢,灑在斑斕的石子路上留下點點光影……這便是龐大的成都天府綠道系統中,熊貓綠道的一個角落。

  今年9月2日,天府綠道首期工程錦城綠道在玉石示範段宣告啟動建設,標誌著成都近年來最大規模的綠道建設工作正式啟動。12月1日,天府綠道中核心的“一軸”也正式開工建設,讓綠道體系進一步“壯大”。

  天府綠道建設,是成都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引領,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生態文明建設的系列重大要求,積極回應廣大市民對美好生活和綠水青山熱切期盼的重大舉措。

  根據總體規劃,天府綠道由三級慢行系統組成,“一軸兩山三環七帶”的區域級綠道1920公里,在城市各組團內部成網的城區級綠道5000公里以上,與城區級綠道相銜接、串連社區內幼兒園等設施的社區級綠道10000公里以上。

  近1.7萬公里綠道

  打造城市綠色發展的靚麗名片

  綠道概念源於西方發達國家。經實踐證明,其不僅可以為城市居民提供體驗自然的機會,還能刺激經濟增長,帶來巨大的社會、經濟和生態效益。無論是以“花園城市”著稱的新加坡,還是有著高森林覆蓋率的日本,抑或是寸土寸金卻依然有中央公園的紐約,在當今國際化大都市的規劃建設中,總少不了綠色、生態等概念。這些“綠色”不僅是城市生態氧吧,更是城市綠色發展的靚麗名片。

  中央城市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城市工作要把創造優良人居環境作為中心目標,努力把城市建設成為人與人、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美麗家園。

  如何構建美麗家園,怎樣提升品質生活?天府綠道建設既是成都的踐行,也是成都的回答。未來,成都將圍繞“一軸兩山三環七帶”,打造1920公里區域級綠道、5000公里以上城區級綠道以及1萬公里以上社區級綠道,以細分化的三級綠道體系,讓“綠”成為成都的城市新風景、新名片。

  具體來看,“一軸”指沿錦江從都江堰紫坪鋪至雙流黃龍溪總長200公里的錦江綠道。“兩山”則指沿龍門山東側,長度約350公里的龍門山森林綠道;沿龍泉山西側,長度約200公里的龍泉山森林綠道。“三環”分別指沿三環路總長100公里的熊貓綠道;依託繞城高速,主線總長200公里的錦城綠道;沿第二繞城高速路,總長約300公里的田園綠道。最後“七帶”則包含走馬河、江安河、金馬河、楊柳河-斜江河-出阝江河-臨溪河、東風渠、沱江-絳溪河、毗河等河段,總長度約570公里的7條濱河綠道。

  這個“龐大”的綠道系統,將在2025年初步建成1920公里市域主幹綠道體系,到2040年,市域綠道體系全面成網。

  為産業發展“增色”

  成為築巢引鳳的重大支撐


  名片擦亮了,“金鳳凰”自然也來了。

  一組統計數據,足以説明綠道建設對高端人才的吸引力,以及對旅遊、創新創業、文化創意等産業的帶動力——天府綠道建設,將直接創造10萬個以上就業崗位,輻射周邊千億級現代服務業産業集群,每年吸引上億旅遊人次。

  天府綠道建設,將是一個“放開懷抱”的龐大工程,在突出公益性質的前提下,形成政府為主導的市場化運營體系和模式,加強項目形象策劃,吸引專業公司投資參與,引導社會和公眾的積極參與。據了解,綠道建設將直接創造10萬個以上就業崗位,吸引高素質人才,促進創新創業,並輻射周邊千億級現代服務業産業集群,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成都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高級工程師、天府綠道體系規劃項目負責人李果表示,在綠道規劃建設的過程中,將植入一些産業業態,比如文化創意企業、娛樂設施等,從而産生經濟聚集的效應。“一方面,各産業業態點綴于綠道上,使得綠道本身經濟價值凸顯;另一方面,有著‘串聯’作用的綠道,更會讓被串聯的成都各區域經濟價值顯現。”

  作為《花千骨》《楚喬傳》等眾多“爆片”的出品方,慈文傳媒集團不久前在成都落戶。該公司在成都青羊區少城片區打造新型泛娛樂公司,計劃每年出品10部以上影視作品。公司CEO朱海鵬説,除了音樂環境、音樂人才、對音樂發展的政策,慈文傳媒還看好成都的城市生態環境。談到成都正在建設的天府綠道,他認為天府綠道體系中充滿了豐富的特色文化元素,將為成都吸引更多人才,“這不只是‘蓉漂’的機遇,越來越多成都‘走出去’的人才會再次嚮往回到這座城市。”

  惠及千萬市民

  化作重大的惠民工程

  綠道建設,既是民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讓市民“慢下腳步、靜下心來、親近自然、享受生活”,既是綠道建設的初衷,也是對廣大市民的承諾。

  以錦城綠道為例,除了綠地本身的生態保障功能,錦城綠道還將承擔慢行交通、休閒遊覽、城鄉統籌、文化創意、體育運動、農業景觀、應急避難等多種功能,這些功能的設計和實現,都離不開市民的參與。具體而言,在錦城綠道中,將構建16個特色小鎮形態的一級驛站、30個特色園區形態的二級驛站、170個林盤院落形態的三級驛站和亭樓小品形態的四級驛站。這些驛站將作為博物館、遊客服務中心、售賣點等使用。同時建設多樣化的自行車道、跑步道、各類球場、水上運動設施、全民健身設施、戶外拓展設施等,方便群眾參與。

  “這是一個巨大的惠民工程,作為成都市民,非常開心。成都市的雙城格局已經形成,這是城市中心的綠色生態系統,將為我們的子孫後代留下永久性的巨型綠色空間,非常了不起,非常偉大。”省建築設計研究院建築景觀院院長高靜表示,綠道系統的建成,將改變城市與人的關係。

  “我們充分考慮到,綠道的服務對像是市民。因此,我們讓綠道以及沿線的小鎮、園區等多級服務體系更便民。”高靜介紹,天府綠道在建設過程中,將引入智慧城市技術。“進了這個區域,就應該能清楚地看到,這個區域有多少人,還剩多少停車位,哪些地方擁擠,人們主要在玩什麼。通過這些技術,市民能及時了解這些。”

  串聯城市基礎建設

  具有“舉綱張目”意義的全局性工作

  事實上,對於城市而言,綠道的規劃意義深遠。

  在人口、建築、道路高度密集的城市空間中,公共綠色容易碎片化、零散化,從而影響綠化效果。若要形成有序整體的生態網路,需要有角色來發揮綜合效益,綠道,肩負重任。而天府綠道便將單個公園的建設依託一些線性要素如城市河流、文化線路、道路系統等,納入到綠道網當中,是對生態建設、環境保護、形態優化、産業發展和治理能力提升等具有“舉綱張目”意義的全局性工作。

  在高靜看來,天府綠道不單是一個市政工程,而是緊緊與産業佈局相扣的規劃,在建設之初就把産業發展充分考慮進去了,將産業布于綠道周邊,做到了“城景互動、景業互促”,“天府綠道是助推産業發展的‘綠色動脈’。”

  在日本,綠道串起了各地區的風景勝地,為城市居民提供了體驗自然的機會;在美國,綠道改善了城市産業格局,刺激了經濟增長,帶來了巨大的社會、經濟和生態效益;在德國,綠道推動了舊城更新,臟亂不堪的工業區搖身一變成為宜居城區……

  “而成都的天府綠道,也不僅僅是一條佈滿綠色植物的道路,其所具備的生態保障、慢行交通、休閒遊覽、城鄉統籌、文化創意、體育運動、農業景觀、應急避難等功能,將串聯起原本碎片化、零散化的綠色空間,能夠將産業、城市生態、人文價值的效益展示出來。”高靜説。

  市民故事

  天府綠道讓成都更加宜居

  陳燕璐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作為一個自小生長在東北的黑龍江人,最後會選擇來到祖國大西南的成都定居。“這是一座能讓人在生活和工作之間找到平衡的城市。”陳燕璐説,雖然她不是吃貨,但卻對成都的美食愛不釋手;成都的宜居性,讓她堅定了紮根成都的想法;隨著天府綠道的建設,讓陳燕璐直呼:“成都太適合居住了!”

  作為一位健身愛好者,工作之餘,陳燕璐喜歡參與戶外運動。在過去,錦城湖、青龍湖,或是一些比較大型的公園,都是她常去的地方。“當時看到成都修建天府綠道的新聞,簡直是兩眼都在發光,心裏想,成都太太太適合居住了。”談到綠道,陳燕璐不由自主加重了語氣。

  “現在,成都開放性的濕地公園越來越多,還在大力建設綠道,不久的將來會增加很多生態跑步聖地,不管是休閒運動還是生活,都很愜意。”陳燕璐説,優美、綠色的生態環境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都的環境會吸引更多人來成都工作、生活。

  他山之石

  美國是綠道建設最早、經驗最成熟的國家。其東海岸綠道全長約4500公里,是全美首條集休閒娛樂、戶外活動和文化遺産旅遊于一體的綠道。該綠道途經15個州、23個大城市和122個城鎮,連接了重要的州府、大學校園、國家公園、歷史文化遺跡,總造價約3億美元,為沿途各州帶來約166億美元的旅遊收入,為超過3800萬居民帶來巨大的社會、經濟和生態效益。

  在德國,綠道成為推動舊城更新、提升土地價值的重要手段。德國魯爾區將綠道建設與工業區改造相結合,通過七個“綠道”工程將百年來原本臟亂不堪、傳統低效的工業區,變成了一個生態安全、景色優美的宜居城區。

  法國人最熱衷跑步和騎車,故綠道在設計時就做了專門的考慮。許多濱海城市沿著海岸修建的綠道往往寬至10米,中間以白線劃開:一半路面供跑步或散步,另一半則供騎車,兩者各司其職,互不干擾。而在繁華的巴黎,所有名勝都由密密的綠道串在一起,于奢華中又透著幾分田園風味,令遊客更為迷醉。法國的城市綠道大多不以水泥或瓷磚鋪就,而替代物常常是一種細沙。這樣晴天不會塵土飛揚,雨天又不會潮濕泥濘。

  新加坡經過20年的努力,其綠道將綠地、水域、公園、名勝、學校、體育場所和政府部門緊緊串聯在了一起,這就為生活在城市狹小空間的市民提供了足夠的休閒娛樂和人際交往的空間,並由此而提高了新加坡人的幸福指數。新加坡的自行車綠道,即沿海而建的騎行綠道,沒有任何機動車。
責任編輯:白婉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