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扶貧攻堅 將把握五個重大問題打五張“有機結合牌”

分享到:
更多
  新階段扶貧攻堅戰怎麼打?發力重點在哪?省委十屆六次全會與會同志形成共識——

  在貫徹落實“四個全面”戰略佈局、奮力推進“兩個跨越”的關鍵時刻,四川全面打響脫貧奔康攻堅戰。攻堅戰該怎樣打?主攻方向何在?發力重點在哪?

  省委十屆六次全會與會同志結合自身實際,就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事關全省扶貧開發全局和方向的重大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共識已然形成——

  打贏這場戰役不僅需要背水一戰、決戰決勝的堅定決心,堅韌不拔、勇往直前的頑強鬥志,還必須把握好五個重大問題,打好五張“有機結合牌”,即注重脫貧致富與全面小康的有機結合,注重加快發展與扶貧開發的有機結合,注重精準扶貧與區域發展的有機結合,注重夯實基礎與提升能力的有機結合,注重政府主導與社會動員的有機結合。

  1

  目標任務

  精準扶貧看高度

  兩大任務時間上要同步,內涵上要同向

  幾天前,甘孜州丹巴縣丹東鄉二道橋村剛剛結束了不通電的歷史。甘孜州州長益西達瓦將這個喜訊帶到了省委十屆六次全會的會場。“一日不通電,一日就不能脫貧,全面小康的任務就一日無法實現。”喜悅之餘,益西達瓦也在思考,通電、脫貧、奔小康,三者方向和內涵是高度一致的,貧困的根子不除,全面小康就是一句空話。

  “貧窮不是社會主義。”涼山州州長羅涼清説,扶貧就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應有之義。“貧困地區已經成了四川的一塊‘呆礦’。”攀枝花市委書記張剡看來,貧困地區就像此前攀西地區的釩鈦磁鐵礦,是呆滯的,激活這些“呆礦”將賦予四川更多的活力和動力。“貧窮的反義詞是富裕,難道扶貧只要提高經濟收入就可以了嗎?”省住建廳廳長何健拋出問題。在他看來,衡量全面小康有多項指標,扶貧攻堅也有多種內涵,既有經濟的,也有社會保障的,更要有精神層面的。

  “扶貧更要扶智。”電子科技大學黨委書記王志強對此感受很深,在他看來,扶貧攻堅一定不能僅僅把提高經濟收入水準作為唯一目標,而應該包含社會保障、人才培養等多個層面的目標。

  與會者形成共識,同步小康不是“齊步走”,結果也不可能一個樣,扶貧攻堅核心任務是消除絕對貧困。

  2

  總體思路

  創新思考換角度

  加快發展解決“大多數”,大力幫扶解決“極少數”

  省財政廳廳長王一宏表示,2020年前完成扶貧開發的目標,需安排資金將超過千億元,其中還有數百億元的籌資壓力。這麼多錢從哪來?加快發展!唯有加快發展,不斷提升經濟發展水準,夯實公共財政基礎,扶貧攻堅才有堅定的底氣和充足的“彈藥”。

  遂寧市市長趙世勇透露,遂寧市有極少數因殘疾等無勞動力的群體,無工作、沒收入。過去收入統計時,這群人往往被不斷提升的“平均數”所掩蓋。今後,還要加大力度幫扶特殊困難群體,幫助這部分“極少數”脫貧。

  “扶貧也是發展。”自貢市市長劉永湘認為,貧困産生的原因有很多,但自然條件較差、長期發展不足,是其直接原因,對於這些地區和人群而言,脫貧攻堅,重在加快發展。“高寒山區是‘金邊銀角’。”省農科院黨委書記宋全安呼籲參會者“換個角度看扶貧”。在他看來,扶貧開發不僅僅是挑戰和包袱,也蘊藏著機遇和動力。當前,全省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穩增長的關鍵之一就是穩投資,加大貧困地區的扶貧開發力度,無疑將帶來巨大的投資機遇,為全省經濟增長提供強大動力。

  今明兩年,我省將開建4條藏區高速公路,投資近千億元,這不僅為扶貧開發奠定了基礎,也為四川經濟穩定增長提供了有力支撐。

  3

  實現路徑

  提升效果看準度

  區域開發解決共性問題,“滴灌”解決特殊困難

  為什麼部分地方投入很大,扶貧的效果卻不明顯呢?資陽市委書記周喜安拋出的問題耐人尋味。

  有人羅列出導致扶貧效果不佳的種種原因:扶貧對象不準,致貧原因不明,扶貧措施不當,導致扶貧效果不佳。形象地説,就是張三生病,李四吃藥;膽囊炎當成腎結石;該手術的卻只打針……

  自貢市委書記雷洪金認為,要力爭做到“三準”:扶貧對象準、致貧原因準、治貧藥方準。導致貧困的原因既有共性的,也有個性的。共性的如交通不便、産業不強,個性的如疾病、災害等等。應該首先“合併同類項”,同一種病,就吃同一種藥;同時,對那些“罕見病”、“個性病”,就應該採用更為精細化的政策,每個村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脫貧致富的方法選擇也有差異。憑藉著點面結合的做法,去年一年,自貢就減貧5萬多人,貧困發生率降至4.65%。“扶持生産和就業發展一批,移民搬遷安置一批,低保政策兜底一批,醫療救助扶持一批,災後重建幫扶一批。”對於大會上提出的“五個一批”的行動計劃,何健印象深刻,在他看來,這就像五個不同的“藥方”,精準開給了五個群體。

  4

  著力重點

  創新手段增力度

  “輸血”摘“帽子”,“造血”拔“根子”

  “帽子遊戲不能再玩了。”説到激動處,南充市委書記李仲彬語調提高了不少。多年在貧困地區工作,讓他見慣了一些怪現象:一些地方年年扶、年年貧,看似脫貧了,但政府不“輸血”馬上返貧……問題的癥結在哪?根本原因在於這些地方和人群沒有造血功能,貧困的根子和土壤沒有剷除。在堅持“輸血式”扶貧的同時,要加大“造血式”扶貧,兩者缺一不可。

  如何培育貧困人口自我發展能力,通過“造血”式扶貧實現治本?省交通運輸廳廳長彭琳認為,首先是硬體基礎要夯實,路、水、電、通信等制約發展的瓶頸必須突破,不斷改善當地發展條件。

  抓住“人”這個關鍵因素,提升其能力。涼山州正加快推動大涼山教育振興計劃,重點抓學前教育、基礎設施配套、職業教育三個方面。南充市積極開展農村實用技術培訓,力爭到2018年完成勞動力技能培訓50萬人次,實現轉移就業30萬人次。遂寧市劃定“小連片”扶貧攻堅區域,發展農業園區,在經過專業培訓後,貧困人口就地轉化成園區員工……

  5

  推進方式

  重構格局提熱度

  一人一把柴,燒熱扶貧這口鍋

  大家有共識,扶貧投入僅靠財政,並不現實。要調動各方力量,形成政府、市場、社會互為支撐的大扶貧格局,一人一把柴,共同燒熱扶貧這口“鍋”。

  瀘州市市長劉強表示,動員社會力量參與扶貧開發,重在創新機制,比如運用PPP模式,撬動社會資本投入。

  王一宏介紹,今年以來我省首次自主發行地方政府債券,年內還將針對一些扶貧項目,發行專項地方債券,吸納社會資金。

  國電大渡河開發公司黨委書記何仲輝帶來鮮活案例:國電大渡河愛心幫扶基金會自2006年成立以來,到去年底,累計捐建希望學校16所、愛心醫院16家,捐助優秀貧困學生近千名。

  廣東、浙江對口支援我省藏區工作全面啟動。廣東省對口支援甘孜州,2014年到2015年2年間共安排項目77個,對口支援資金3.69億元。浙江省對口支援阿壩州和木裏縣,2015年共安排項目52個,1.5億元。

  珠海市對口幫扶我省涼山州已經5年,僅去年就投入2400多萬元,實施彝家新寨、住房、交通、教育等項目20個,“幫扶效果顯著,解決了很多貧困群眾最急迫的問題。”涼山州委書記林書成介紹。

  四向並舉凝聚扶貧攻堅強大合力

  “責任定到人頭以後,腳指頭都抓緊了。”7月8日,省委十屆六次全會分組討論時,自貢市委書記雷洪金跟大家分享抓扶貧工作的“獨門秘籍”:每個包村幹部和縣鄉黨政一把手都簽脫貧責任書,目標任務到人頭。雷洪金的啟發是,抓扶貧開發,責任一定要清。

  領導責任要實。全會提出,要把扶貧開發攻堅責任壓緊壓實,建立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管理體制,片為重點、工作到村、扶貧到戶的工作機制,黨政一把手負總責的扶貧開發工作責任制。貧困問題突出的市(州)黨委、政府每年要向省委、省政府報告工作進展情況。縣委書記、縣長必須擔負第一責任人的責任,親力親為抓扶貧。

  基礎組織要強。宣漢縣龍泉土家族鄉羅盤村黨支部書記李永太有理由自豪:作為國家級貧困縣曾經的貧困村,羅盤村在過去12年間完成了從貧困到小康的跨越,去年全村戶均收入超過5萬元,20多戶有小轎車或農用車。光鮮的數字背後,是這位漢子十幾年辛勞的付出:和黨員們帶頭用兩年的時間在山上鑿出一條村道;自費考察學習中藥材種植技術。他堅定一個信念,無論何時何地,基層組織都是帶領老百姓脫貧致富的堅強堡壘。

  駐村幫扶要細。兩萬人,這是資陽奮戰在精準扶貧一線的大學生村官、市縣區直屬機關公務員人數,不少人擔任了村裏第一書記。資陽市委書記周喜安説,當地對各個貧困高發的村進行了梳理,列出導致貧困的主要原因,對貧困戶實施動態化、資訊化管理,按需配備第一書記。如今,貧困高發村落逐步補齊了基礎設施建設短板,脫貧群眾越來越多。

  工作要求要嚴。踐行“三嚴三實”,扶貧開發是最好的課堂之一。廣安市市長羅增斌對此深有體會,在他看來,扶貧開發要收到實效,關鍵在幹部的作風要實,細化目標、落實舉措、強化監督,每一個環節,都來不得半點虛假。羅增斌還記得,今年7月2日,在鄰水縣城北鎮小漁灘村,和駐村幹部一起研究如何針對貧困戶具體狀況發展種養業、改造危舊房,這位到任才半個月的駐村幹部居然頭頭是道,把每家每戶的情況摸得清清楚楚,“後來聽説他來後,把所有貧困戶的家都走了一遍,又跑到縣鄉上找對口部門問致富路子。”

  給票子打底子探路子借腦子

  點擊扶貧開發的N個政策紅利

  新形勢下開展扶貧開發,既要抓住重點問題集中攻堅,更要緊扣實際深化扶貧機制改革,構建務實管用的政策支撐體系。從省委十屆六次全會提出的扶貧新舉措中,記者梳理出不少全新的政策紅利。

  給票子

  財政資金做小引子,撬動社會資金大盤子

  會議提出,要提高扶貧支出佔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比重,加大對貧困地區一般轉移支付補助力度。貧困地區新增財力重點用於扶貧開發。

  省財政廳廳長王一宏表示,財政提高扶貧支出是必然趨勢;加大一般轉移支付補助力度,可理解為“無條件”讓渡資金給貧困地區,不再強制安排其用於某一項目,提高貧困地區扶貧自主性。

  財政資金不能完全滿足扶貧開發的需要。按時完成扶貧開發任務,重要的是要通過政府財政資金,撬動社會資本的參與。會議提出,將實施扶貧小額信用貸款。

  省扶貧移民局局長張谷介紹,新政將給予每戶最高5萬元扶貧小額信用貸款,免擔保、抵押,助其破解融資瓶頸。該政策年內將在全省推廣。

  打底子

  扶貧線和低保線將“兩線合一”

  遂寧市市長趙世勇帶來一組數據:該市低保標準是110元/月,但全省的貧困線是年每人平均收入低於2736元,兩條線不一致,不少貧困人口得不到基本的保障。

  全會提出,我省將研究貧困地區扶貧線和低保線“兩線合一”實施辦法,逐步把低保線提高到扶貧標準線。

  張谷介紹,把較低的低保線和扶貧線統一,有利於提高低保戶收入,同時整合原分屬兩條線的扶貧資源,集中力量,提高效果。扶貧開發,將有望建立一個堅實的底部,構築起農村居民社會保障安全網。

  探路子

  目標、任務、資金、權責四到縣

  會議提出,落實扶貧目標、任務、資金、權責四到縣制度,盡可能將資金項目安排交給縣、審批許可權下放到縣。

  與會者認為,過去上述內容基本由省級安排,易出現上級要求和基層需求不符的矛盾。許可權下放能提高縣的自主權,提升扶貧精準度。

  省國土資源廳廳長楊冬生介紹,每年全省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週轉指標總量有限,貧困縣將分到更大份額,以獲得土地轉讓收益,為扶貧籌資。國土資源部已同意烏蒙山區、秦巴山區的國家級貧困縣,可將週轉指標在省域內流轉,這意味著可進一步擴大級差地租收益,並與省內政策形成疊加效應。

  借腦子

  實施急需緊缺人才選育五年計劃

  人才是貧困地區致富奔康的關鍵因素。會議提出,將實施“四大片區”急需緊缺人才選育五年計劃,開展農業、教育、文化、衛生等專業技術人員對口幫扶貧困縣,為貧困地區培養本土人才。

  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黃建發表示,為吸引並留住人才,將改變原整齊劃一的人才優惠政策,為基層幹部和各類人才紮根農村、安心基層創造良好環境。(記者 梁現瑞 熊筱偉 李龍俊 王成棟 陳岩)
  
責任編輯:張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