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啟動水利脫貧攻堅三年行動 讓貧困縣水利建設追上全省步伐

分享到:


今年,我省繼續加大貧困地區骨幹水源工程的新建和改擴建力度。圖為即將實施灌區改擴建的涼山州大橋水庫。(四川省水利廳供圖)


近年來,南江縣燕山鄉李寨村著力建設山坪塘等水利基礎設施,助力昔日的山區貧困村變身美麗新農村。肖定懷攝(視覺四川)



  現狀

  全省仍有82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處於農村自來水的“盲區”;貧困地區的水土流失“點多面廣程度深”;骨幹水利工程普遍匱乏,抗擊水旱災害能力不強

  目標

  貧困人口全部喝上“放心水”;各貧困縣新增蓄水能力183萬立方米;改善、恢復和擴大灌溉面積155萬畝;發展高效節水灌溉面積76萬畝;在貧困地區竣工23處水利工程

  舉措

  聚焦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産水配套、重大水利工程建設等項目;把防災減災能力建設、水土流失綜合治理、促進貧困地區就業等放在突出位置

  新目標

  “這是今後三年四川水利脫貧攻堅的行動指南。所以,每一個項目、每一個規劃,都要以基層需求做依據。”省水利廳規劃計劃處副處長田龍俊拿著一份文件説道。

  田龍俊口中的“行動指南”,是近日省水利廳印發的《四川省水利脫貧攻堅行動三年(2018-2020年)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方案》是他和同事們奔波近兩個月,分赴全省88個貧困縣摸底調查後的成果。

  奔波背後,只為一個目標——2020年底前,確保各貧困縣的水利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接近或達到全省平均水準。

  1、把脈開“藥方”:

  關注農村飲水安全、産水配套、重大水利工程建設等領域

  “過去三年多,通過資金、項目傾斜和對口幫扶等手段,各貧困縣水利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薄弱的現狀大為改觀,但距離脫貧標準,仍有較大差距。”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坦言,此前摸底的結果並不理想。

  一連串數據,也加以證實:截至目前,全省仍有82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處於農村自來水的“盲區”;貧困地區的水土流失“點多面廣程度深”;骨幹水利工程普遍匱乏,抗擊水旱災害能力不強……“時間緊,任務重,不是説説而已。”省水利廳脫貧辦主任陳鵬表示。

  也正因如此,在《方案》起草之初,省水利廳就明確一項原則:不降低要求,但也絕不拔高,更不搞形象工程。

  “這裡面有很多關鍵指標可以量化。”省水利廳總工程師梁軍介紹,根據《方案》,剩下兩年多時間,我省需要完成以下目標:貧困人口全部喝上“放心水”;各貧困縣新增蓄水能力183萬立方米;改善、恢復和擴大灌溉面積155萬畝;發展高效節水灌溉面積76萬畝。同時,在貧困地區竣工23處水庫工程,其中,大中型21處,小型水庫2座。

  這些既是藍圖,也是行動路徑。所以,《方案》提出,今後26個月,四川將把重點放在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産水配套、重大水利工程建設等領域。

  “可以説,我們給貧困地區把了脈、開了藥方。”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説。

  2、添三味“新藥”:

  防災減災、水土流失治理和水利行業吸納就業,成新重點

  記者注意到,除農村安全飲水鞏固提升和産水配套等傳統項目外,“藥方”中還有三味“新藥”:防災減災能力建設、水土流失綜合治理、促進貧困地區就業。

  首當其衝的,是防災減災能力建設。

  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解釋,原因有三:今年我省遭遇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二大洪水過程,部分地區水利工程受損嚴重;貧困地區水利工程多修建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加之技術力量短缺,運作管護狀況難稱良好;歷年資料顯示,貧困地區水旱災害發生概率較大,因災致貧時有發生。

  依據《方案》,我省將在各貧困地區投入專項資金42.28億元,用於主要支流、山洪災害隱患點、病險水庫治理。在2020年底前,貧困地區將完成整治河道513公里和1404座小型病險水庫加固,這也是今後全省水利脫貧攻堅投資力度最大的一項,佔總預計投資額的三分之一以上。

  同時,水土流失綜合治理,也被擺在了突出位置。

  “貧困地區跟水土流失地區重合度很高。”省水土保持局副局長劉剛解釋,我省88個貧困縣多屬水土流失偏重區域,而多年的扶貧經歷表明,在這些地區,離開生態治理談增收,難以持續。劉剛表示,調查發現,貧困地區主要增收手段是傳統種養業和旅遊業,良好的生態則是培育發展這些産業的基礎,“土壤沒有肥力,種植效益就不高;光禿禿的山,也吸引不了多少遊客。”

  預計在三年行動中,四川將拿出6.4億元專項資金,重點改造貧困地區的坡耕地、治理石漠化等。“錢雖不多,但絕對是‘好鋼用在刀刃上’。”劉剛説。

  水利行業吸納貧困人口就業,同樣著墨較多。

  根據《方案》,今後我省將在貧困地區組建以貧困勞動力為主的水利行業勞務合作社,主要參與小型水利工程建設、公益性水利工程管護。“合作社怎麼建,我們還在研究方案。”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在收入分配上,將會向貧困人口傾斜。

  3、如何實現“藥到病除”:

  聚焦投入、精準、考核三個“超常”,把措施落到實處

  藥方有了,藥也抓了,如何實現“藥到病除”?

  “只有‘藥到’才能‘病除’。”省水利廳扶貧辦相關負責人認為,縱觀《方案》,“超常”這條主線,貫穿其中。

  首先是超常的投入。初步測算,如要實現《方案》中的目標,2020年底前,省水利廳共計需要落實中央和省級水利發展資金項目120.69億元。此外,我省還將向貧困縣、貧困人口聚集區傾斜專項資金不少於39.48億元。

  “這樣的投入強度和水利扶貧投入規模,堪稱前所未有。”前述負責人介紹,今後三年,省內各貧困縣水利投入力度超出全省平均水準,將是常態。

  其次,超常的精準。“到村、到戶。”前述負責人透露,就在《方案》制定之前,省水利廳已經派出若干個工作組,前往各貧困縣進行水利項目需求調查,逐村、逐鄉和逐縣建立水利項目和投資需求臺賬。

  “這個機制是我們去年建立的,今後還會繼續執行。”前述負責人説,與此前不同,如今的需求臺賬,已經細化到以村為單位,“以前大多只到縣一級。”

  今後我省水利扶貧項目安排將會與各地“摘帽”時間、任務相銜接。今後三年,我省將實施水利扶貧項目滾動管理動態調整機制,“會根據貧困地區的實際,動態和差異化安排投資。”

  再者,是超常考核。11月2日,在綿陽舉行的全國農田水利建設管理座談會上,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再次向前來參會的各貧困縣政府分管負責人重申:壓實水利扶貧縣級主體責任,特別是要在全省範圍實行農村飲水安全保障地方行政首長負責制。

  更早之前,省水利廳宣佈,我省水利脫貧攻堅督促指導工作機制正式啟動,今後省水利主管部門將組建綜合督導組,通過暗訪等形式,對各貧困縣的工作進展進行考核監督。

  “考核和獎懲都不是目的。目的是督促各級各地‘一錘接著一錘敲’,把這些措施落到實處。”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表示。(記者 王成棟)

  

責任編輯:劉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