閘門重啟 四川新設72個省級開發區

分享到:


根據新版中國開發區審核公告目錄,我省已有116家省級開發區。圖為都江堰經濟開發區就業創業基地。劉陳平攝(本報資料圖片)


青神工業發展區內的創業路。王麗攝



  深閱讀

  11月的第一天,持續幾天的陰雨過後,青神縣迎來一抹燦爛的冬陽。

  “頭髮掉一半,白一半,人都老了。”站在青神工業發展區內的創業路上,説起往事,園區的首批建設者之一、49歲的王志學動了感情。2006年,園區掛牌。12年來,園區的道路從幾百米修到了近10公里,企業數量從10多家增長到70多家。

  不出意外的話,再過幾個月,青神工業發展區將迎來重要蛻變:從一個市級開發區升級為省級開發區。

  不止青神。今年2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等六部委聯合發佈新版的中國開發區審核公告目錄(以下簡稱《目錄》),我省116家省級開發區被納入,這一數字較2006年國家公佈的首個目錄新增了72家,呈井噴式增長,新增量排全國第三,各類開發區總數排在全國第五。青神工業發展區正是其中之一。

  這一次新增省級開發區,是國務院2003年下發暫停審批各類開發區的緊急通知後,首度對省級開發區開閘。

  開閘

  暫停審批15年後省級開發區迎來爆髮式增長

  “篳路藍縷”——説起青神工業發展區的成長道路,王志學認為,沒有比這個詞語更準確的了。

  他還記得,2006年,青神縣剛剛籌備設立工業發展區的時候,園區只有創業路一條道路,雖説是個工業園區,但裏面到處是農田,到園區必須要穿筒靴。

  前期發展尤其艱難,到2011年,園區的唯一主幹道才從幾百米變成1公里,企業不到20家。發展緩慢,背後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層級低,關注度不夠。

  青神地處成都平原南沿,是一個只有20多萬人的縣,工業基礎相對薄弱,資源不多。建設開發區,更多要靠招商引資。招商引資的過程中,排在他們前面的有眾多國家級、省級開發區。由於市級開發區屬於“地方糧票”,沒有納入國家目錄,説不準遇到特殊情況,國家進行宏觀調控,部分地方設立的開發區會被降級,甚至成為清理整頓的對象。

  青神工業發展區有升級的願望,但多年來一直沒有實現。為什麼?

  我國自1984年設立首批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各類開發區發展迅速,成為推動我國工業化、城鎮化快速發展和對外開放的重要平臺,對促進體制改革、改善投資環境、引導産業集聚、發展開放型經濟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這一過程中,尤其是前期,有些地方也出現了不顧實際條件,盲目設立和擴建名目繁多的各類開發區,整體呈現數量過多、佈局不合理、低水準重復建設、惡性競爭等問題。在此背景下,2003年,國務院下發緊急通知,叫停審批各類開發區。其中,國家級開發區確需擴建的,須報國務院審批,省級開發區由省級審批,但必須報國家備案。

  一停10多年。國家在開發區設立上,一直閘門緊閉,除了2008年以後,針對地震重災區破例一次。直到2016年,地方發展工業的積極性不斷提高,條件也日趨成熟,部分開發區較少的地方根據産業發展需要新建了一批開發區,同時,2006年版《目錄》中的部分開發區,進行了擴區、調區、升級或轉型。在此背景下,國家有關部委開展了新版《目錄》修訂工作,以適應發展新形勢,形成新的集聚效應和增長動力。

  新版《目錄》修訂過程中,對現有開發區的面積和主導産業等進行了嚴格審核。和上一版《目錄》先經省政府審核,後報國家備案的程式相比,本輪修訂截然相反。先由國家六部委發出通知,按照10個標準進行初步篩選,符合標準的納入《目錄》,後交省政府後續審核通過。這樣做的目的是,防止地方借國家政策開閘的契機,濫辦開發區,重蹈覆轍。同時保護地方發展積極性,實現管與放的統一。經過近兩年的申報等待,今年2月,青神工業發展區出現在新版《目錄》中。一同出現在目錄中的,四川還有70多個新面孔。

  成功納入國家《目錄》後,省內申報審核工作旋即開始。從今年6月開始,《四川日報》開始頻頻刊載省發展和改革委關於設立某開發區的公告。

  截至10月底,已經有超過60個開發區走完公示程式,下一步,待省政府常務會審批通過,即可正式掛牌。

  挑戰

  新的起跑線上有的開發區“池子”不夠用有的“池水”不夠

  在園區行走,王志學正好碰到四川民威林産製品有限公司總經理唐仲華。

  民威林産製品公司是一家專門生産驅蚊産品的企業,也是第一家入駐青神工業發展區的企業。作為園區的元老級企業,10多年來,公司由小到大,目前已經發展成為全國最大的驅蚊産品生産企業之一。産品供不應求,現有的廠區顯得促狹。

  見到王志學,唐仲華開口就説土地,想要擴大再生産。

  “不是不願意,確實沒有。”園區管委會主任滕文學透露,按照公示,擬設立的四川青神開發區核準面積為152.26公頃,不到2300畝。如今,整個園區已經入駐了70多家企業,對於原有企業,尤其是傳統企業擴産,很難再給出土地。

  青神無“米”下鍋,在青神縣北部300多公里外的青川縣竹園經濟開發區,卻有著截然相反的苦惱。

  11月2日上午,頂著薄薄的晨霧,該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李歆謙一定要帶記者去園區走一趟。從竹園鎮出發,沿著浙川大道向北行駛6公里,就到了竹園經濟開發區莊子片區。舉目四望,道路兩邊都是一塊塊剛平整出來不久的土地。

  “30家企業,只有17家規上企業,去年利潤只有0.65億元。”盤點“家底”,李歆謙表情裏透著煩惱。

  按當地規劃,到2025年,園區要實現“123”目標,即培育稅收上千萬元企業10家、稅收500萬到1000萬元20家、稅收100萬到500萬元30家。目前,全區規劃面積21.58平方公里,工業利用率還不到4成,還有大量空間。“池子”很大,“水”還很少。破解煩惱的希望,同樣寄託在這次升級上。

  為了這一天,從2013年開始,當地在硬體投入上投入血本。僅莊子片區場平工程就累計完成投資7.5億元,新增工業凈用地3000余畝。不惜重金投入工業園區的背後,是一個盆周山區縣跨越發展的夢想。“發展是解決青川一切問題的金鑰匙。”在開發區管委會的大樓前,原縣委書記的一句話被做成金色標語,貼在墻上。

  以工業為抓手,推動地方經濟的跨越發展,這是很多地方的心聲。然而,缺乏土地空間,缺乏優質企業,對於青川、青神等準省級開發區來説,擺在面前的挑戰還遠不止這些。

  應對

  擴大規模並不是本次升級的目標倒逼産業轉型升級推進高品質發展才是應有之義

  準省級經開區如何迎接這些挑戰?

  在青神,記者隨王志學來到園區新建成不久的孵化中心。道路兩邊,是一幢幢排列整齊的標準化廠房,要素配套採用集中統一模式。中心規劃面積500畝,其中一期建成100畝,目前入駐企業27家,簽約39家。按計劃,待整個中心開發完畢後,將容納70多家企業。500畝土地,70家企業,每家企業佔用土地不到10畝。如果都按這樣的標準,青神工業發展區2000多畝土地,還有很大的開發空間。

  “破解困境的鑰匙就在這個孵化中心。”在滕文學看來,對於青神工業發展區而言,在空間有限的情況下,未來的出路就在於堅持“空間集中、産業集聚和土地集約”的發展方式。

  對於現有的園區,一是要做“減法”。把不符合主導産業規劃的企業調整出去,實現騰籠換鳥。以青神工業發展區為例,園區的主導産業是機械和日用化工。目前園區裏還有少量的白酒企業,未來將逐步把這些企業進行調整搬遷,讓産業更加聚焦聚集。

  二是要做好“加法”。引導重點企業加大技術改造和科技創新投入,加速向自動化、智慧化轉變。最近兩年,青神工業發展區的德恩精工與瀋陽機床集團合作,通過“機器換人”,完成了100個生産單元的智慧化改造,加速打造數字化工廠。企業産值上去了,人工數量還減少了。

  三是要做好“除法”。引導企業調整産品結構,搶佔細分領域,提升附加值,實現“大而全”向“精而深”的轉變。在西南財經大學經濟學博士周茂看來,這是未來省級開發區發展的必由之路,其要義是不單純追求規模和大而全、小而全,而是始終堅持小而美的原則,依託當地資源稟賦和工業基礎,聚焦兩三個主導産業,做精做優。新形勢下,開發區設立的政策重心已由最初的吸引外資、促進經濟增長等逐步向産業轉型升級政策目標傾斜。經濟開發區可通過明確主導産業去蕪存菁,對於産業轉型升級、實現高品質發展,具有明顯的推動作用。

  除了聚焦主導産業,加大科技創新,周茂認為,體制機制的改革創新尤其重要。在他看來,對於四川的開發區而言,由於點多面廣,發展水準不同,有些需要進一步做大規模,有些則需要轉型升級,提質增效,更多的是雙重任務,既要做大總量,又要提升品質。破解難題首要路徑在於繼續加大改革創新的力度,不斷提升園區的政府管理和服務水準,只有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企業,才能更好地適應園區轉型升級的需要。(記者 梁現瑞 向朝倫 袁麗霞)

  

責任編輯:張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