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省大力推廣扶貧車間和致富帶頭人 “雙引擎”拉著貧困戶加速奔康

分享到:


青川縣新旺竹蓀種植專業合作社在青溪鎮魏壩村的食用菌種植基地。(青川縣新旺竹蓀種植專業合作社供圖)


青川縣關莊鎮群力村扶貧車間生産的塑膠玩具擺件。本報記者侯衝攝


青川縣關莊鎮群力村扶貧車間,工人們正在對塑膠玩具擺件上色。(青川縣展宏塑膠工藝製品有限公司供圖)



  衝鋒號

  11月2日,唐述李早早來到青川孔溪鄉食用菌加工車間,與工友們一起對黑木耳、羊肚菌等食用菌進行育種。

  “這兒月收入3000元,種5年地,也不如在這一年掙得多。”唐述李是騎馬鄉民主村建檔立卡貧困戶,今年3月來到車間打工,他格外珍惜這個工作機會。

  從靠天吃飯的莊稼漢,到加工車間的工人,唐述李轉型的背後,得益於我省大力推廣的扶貧車間和貧困村致富帶頭人工作。

  “近日,我省正式啟動扶貧車間、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系統錄入,未來,兩大‘引擎’將帶領貧困群眾加速脫貧奔康。”省扶貧移民局相關負責人介紹。

  推廣

  建基地助就業,“雙引擎”在川遍地開花

  11月2日上午9點半,山裏的大霧剛剛散去,青川縣新旺竹蓀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唐述剛便準備下鄉,“今年有些村種羊肚菌,我得給他們培訓技術。”

  在青川種了24年竹蓀的唐述剛,是全縣聞名的致富帶頭人。但剛進入貧困村發展産業時,他心裏一點底都沒有。

  2015年,縣裏找到唐述剛,希望他能在瓦礫鄉烏龍村建食用菌種植基地。“我去村裏一看,心都涼了!”唐述剛回憶,當時整個烏龍村沒有一塊平地,全是25度以上的坡地,村裏嚴重缺水,最關鍵的是根本沒有路,“就算種出竹蓀,咋個賣嘛?”

  後來,在縣裏支援下,烏龍村修通了一條産業路,村裏第一個食用菌基地這才慢慢建立起來。目前,合作社建有食用菌種植基地1620畝,覆蓋青川縣10個鄉鎮的17個村,其中13個是貧困村,直接帶動1000多名貧困群眾就業。

  在四川,像唐述剛這樣的貧困村致富帶頭人還有很多。我省規定,原則上每個貧困村都要培養3名以上致富帶頭人,今年5月底前已完成認定。

  同樣大力推廣的,還有扶貧車間。11月2日,記者走進位於青川縣關莊鎮群力村的展宏塑膠工藝製品有限公司,工人們正專心致志組裝塑膠玩具擺件。這家扶貧車間創建於9月18日,共有54名工人,其中18人是貧困戶。

  公司董事長田娟,1995年去往東莞打工,從員工、組長一路做到主管到總經理……2014年,田娟創建了自己的工廠,年利潤600萬元。

  2016年,廣元市和青川縣的領導去東莞説服田娟將工廠搬回縣城。考慮到家人都在青川,加之政策優惠,2017年,田娟在青川縣三鍋鎮建立扶貧車間,雇傭工人80名,其中19人是貧困群眾。目前,兩家扶貧車間均生産動漫玩具擺件和水轉燈等工藝製品,産品銷往非洲和中東,年利潤300萬元左右。

  此外,不僅是青川,在達州市渠縣、瀘州市納溪區等地,同樣可見扶貧車間。

  變化

  貧困戶的錢袋子鼓了,“等靠要”的思想變了

  在唐述剛辦公桌上,有7本裝訂成冊的食用菌基地建設幫扶協議匯總。

  “我們帶貧的核心機制是‘三資入股’。”唐述剛介紹,所謂“三資”指的是土地資産、林木資源和財政資本。貧困群眾可以流轉土地折資入股,也可以通過向合作社提供用於種植木耳的青杠木入股,還可以憑藉財政扶貧資金入股。

  青川縣沙洲鎮大灣村村民王玉禮是“三資入股”的受益者。王玉禮貸款5萬元入股合作社,去年底分紅5000元,相當於他年收入的一半。

  入股之外,貧困群眾還可以通過種植食用菌增加收入。唐述剛説,合作社以低於普通社員10%的價格,向貧困群眾提供優質菌種,再以高於普通社員保底價5%的價格回收同類産品。

  唐述剛的做法與省上要求不謀而合。我省已明確,貧困戶可通過自選項目或者已有項目與致富帶頭人合作經營;通過資金入股、土地入股等方式委託致富帶頭人經營資産;還可以在致富帶頭人創辦的産業項目上獲得務工收入。

  扶貧車間的帶動效果更簡單也更直接。

  “進廠上班是我最大的願望。”11月2日中午,群力村村民周順全一邊給玩具擺件上色一邊跟記者聊天。坐在輪椅上工作,是他與其他工人最大的區別。

  周順全從未想過自己也能在家門口上班,另外,因為離家近,這份工作一點不耽誤他養豬、養雞,“打工收入完全是額外增加的。”由於工廠剛開張,他還在實習階段,但他對未來充滿信心,“熟練後,一年能增收1.2萬到1.5萬元。”

  “目前,從全省來看,扶貧車間可實現每人平均月收入2000到2500元。”省扶貧移民局相關負責人介紹。

  記者採訪中發現,扶貧車間和致富帶頭人的出現,不僅鼓起貧困群眾錢袋子,還給村裏帶來了好風氣。“大家都在車間上班,村裏打牌的明顯少了,一些貧困群眾‘等靠要’的思想轉變了。”群力村第一書記邢躍川道出了新現象。

  困境

  面臨資金和人才等難題,省上出臺規劃加大扶持

  雖然帶貧減貧效果較好,但仍有不少因素制約著致富帶頭人和扶貧車間的推廣。

  “最需要保險的支援。”唐述剛説,目前合作社種植的食用菌中,保險公司只給黑木耳上保險,其他品種一旦遇到災害,就會面臨很大損失。“今年青川縣發大水,七佛鄉新坪村種植基地被夷為平地,直接損失達80多萬元。”

  另一制約因素是人才和資金短缺。唐述剛説,合作社目前只有7名食用菌技術人員,按帶動的17個村來算,還有10人的缺口。資金方面,他正謀劃著建設加工廠房,未來涉足食用菌休閒食品、即食食品等行業。“廠房加設備,預計需要資金1100萬元,成本比較大。”

  如何解決上述問題?我省已有規劃。

  省扶貧移民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我省要求各金融機構在依法合規、風險可控、商業自願的前提下,重點加大對帶動能力強、發展前景好的創業項目的支援力度;同時做好貧困地區農業産業發展融資風險保障金試點工作,通過“風險保障金+擔保公司+銀行”的合作方式,為致富帶頭人提供融資貸款。

  此外,我省其他地區扶貧車間還存在勞動力培訓成本高、生産效率低等問題。

  為鼓勵企業、農合社等各類生産經營主體吸納貧困勞動力穩定就業,我省明確了1000元/人的一次性獎補標準和相應獎補條件;同時對有就業意願的貧困勞動力提供免費上崗培訓。各地也制定了相應政策措施,比如內江市明確吸納10個及以上貧困勞動力、簽訂1年以上勞動合同、並購買社會保險的扶貧車間可認定為就業扶貧示範車間,落實相應補貼。

  四川農業大學西南減貧和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藍紅星建議,貧困地區可以接納一些技術要求不高、勞動密集型的産業,再利用便捷的物流體系與大城市形成産業鏈。他同時表示,政府在搭建扶貧車間的過程中要發揮作用,保障勞動者合法權益。(記者 侯衝)

  

責任編輯:張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