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代表團熱議監察法草案——走中國特色監察道路的創制之舉

分享到:
  制定監察法,是當前我國政治生活和法治進程中的一件大事。

  對這部創制性的法律,代表們充滿了期待。3月13日四川代表團舉行的全體會議上,代表們表示,制定監察法,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重大決策部署,是整合反腐敗力量,推動全面從嚴治黨不斷深入的重要舉措。監察法草案目標明確、體例合理、邏輯嚴密、內容適當,完全贊同,堅決擁護,並表示將以身作則,在監察法通過實施後,主動遵守監察法各項規定。

  使黨的主張通過法定程式成為國家意志

  代表們認為,制定監察法,是走中國特色監察道路的創制之舉。特別是全覆蓋的新的監察體制,讓代表們感受到“反腐敗力量擰成一股繩”的強大力量。

  全國人大代表、廣安市副市長王瑛説,草案明確了監察機關對6類對象進行監察,這就涵蓋了我國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補上了目前行政監察範圍過窄的短板,實現了監督‘狹義政府’到‘廣義政府’的轉變,有利於加強對權力的監督制約,促進全面紮緊制度之籠,深化標本兼治,確保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真正用來為人民謀利益。”

  在基層工作中,全國人大代表、自貢市大安區鳳凰鄉濟公村(社區)黨委書記賀光玉常會遇到這種情況:群眾將某些基層幹部違反紀律規定的現象,反映到上一級黨委政府或相關部門甚至市裏,但因為這些基層幹部不屬於監管對象,缺乏很好的懲處手段,對情節較輕的違法行為和廉潔問題,容易出現“法律夠不上,黨紀不適用”的局面,“時間長了,群眾得不到一個明確滿意的答覆,會造成不良的社會影響。”

  賀光玉説,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中從事管理的人員和其他依法履行公職的人員等監察全覆蓋,“將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在基層扎土生根,營造基層良好的政治生態環境。”

  豐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實踐

  凡屬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據。許多代表注意到,草案堅持了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辦事,豐富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實踐。從草案形成的過程看,充分調動各方面各層次積極性,在總結試點經驗、充分調查研究、廣泛徵求意見上狠下功夫。“草案曾公開徵求到社會公眾的13000多條意見,可以説凝聚了社會各界的智慧和共識,充分體現了人民的意志。”全國人大代表、峨眉山市市長吳小怡説。

  監察法草案規定的12項調查措施,得到了代表們的廣泛關注,認為既有力破解了過去紀檢監察機關取證手段少、證據轉換難等問題,又化解了長期困擾實踐的法治難題。

  “像留置措施、財産查扣凍結措施、對監察委的監督制約等一些重要的制度安排和條文設計,在立法過程中不斷得到修改完善,相關規定更加合乎法理,更加科學規範。”全國人大代表、省檢察院檢察長馮鍵説。這一説法,得到許多代表的贊同。

  吳小怡也認為,將留置明確為監察機關調查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的重要手段,“提升了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懲治腐敗的能力。”

  邏輯縝密條文清晰是成熟的法案

  制定難度大,無先例可循;邊試點、邊總結、邊立法,對立法技術要求非常高。“草案是相關工作機構以堅韌不拔的意志排除各種困難,經歷多次修改形成,來之不易。”草案得到了代表們的充分肯定。

  草案明確了監察委員會的工作原則、工作方針、職責、監察範圍、監察許可權、監察程式、外部和自我監督、法律責任等,“邏輯縝密、體系完整、條文清晰、留有餘地,是個成熟的法案。”馮鍵説。

  “監察法正式頒布實施後,廣泛的分類宣傳是關鍵。”吳小怡説,監察法的監察範圍包括了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中從事管理的人員,特別要強化對村組幹部的宣傳。她以峨眉山市為例:改革後的監察對象大約4萬人,其中村組幹部3656人,他們既是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宣傳者,是農村各種惠民政策的執行者,也是“微腐敗”和發生在“群眾身邊”腐敗的敏感群體,“村組幹部年齡結構、學歷水準參差不齊,必須加強分類宣傳,使他們真正領會監察法精髓,學法懂法,真正嚴格依法辦事。”

  “建議全國人大、國家監察委做好法律實施過程中的指導工作,積極開展有關調研,解答實施機關適用法律方面的疑問和人民群眾關心的問題,面對需要細化的條款進行立法解釋,制定實施細則,加大對監察法執法隊伍的培訓力度。”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五冶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程並強説。

  “監察法頒布實施後,應抓緊出臺相關配套規定,對留置場所的設置、國有企業管理人員的範圍作出進一步規範和明確。”全國人大代表、涼山州州長蘇嘎爾布建議。(記者 劉佳 陽帆)

  
責任編輯:張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