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養大熊貓種群數量再創新高的背後

分享到:

 

 

  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標誌建築

 

  2018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新生大熊貓亮相

 

  飼養員們和新生大熊貓在一起

 

  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進行節日環境豐容

 

  大熊貓“績美”正在吃竹子

 

  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大門

 

  福田麗子(中)在工作中。(受訪者供圖)

  近年來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大熊貓保護工作成效顯著

  11月7日至11日,大熊貓保護與繁育國際大會暨2018大熊貓繁育技術委員會年會在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以下簡稱“熊貓基地”)召開。作為全球矚目的大熊貓行業盛會,今年的會議無論是辦會規模還是嘉賓數量,均較往年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據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相關負責人介紹,截至2018年11月,圈養大熊貓種群數量再創新高,全球圈養數量達到548隻,2018年共繁殖大熊貓36胎48隻,存活45隻,幼仔存活率達到93.75%……在今年的會議上,一組關於大熊貓的數據發佈,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在這組數據的背後,是近年來大熊貓保護各條戰線打出的一場場漂亮的戰役,而作為本次會議的承辦單位,熊貓基地功不可沒。

  繁育成果

  熊貓基地大熊貓數量已近200隻

  去年下半年,一座和熊貓基地長期合作的動物園傳來消息,他們園內的一隻雌性適齡大熊貓在應該發情的時候並沒有出現相關徵兆,請求熊貓基地予以支援。收到消息後,熊貓基地高級畜牧師吳孔菊和同事們立刻趕到了現場。

  發情難、配種難、育幼難,這是大熊貓保護研究開始之初公認的三個老大難問題。這只出現發情難的大熊貓的問題,在吳孔菊和同事抵達該動物園後很快就弄清楚了。原來,這隻身體長得圓滾滾的大熊貓胃口太好,身材太胖了。和人類相似,大熊貓在體重超標以後,也會出現懶得動、各方面慾望消退的現象。針對這只大熊貓的情況,吳孔菊開出了“窩窩頭減半”的“藥方”。

  隨著食物的適量減少,這只大熊貓的身材漸漸告別了“滾滾”,體況控制效果開始顯現,很快就進入了發情期。之後,配種很快成功,今年,這只大熊貓順利産下了一對雙胞胎。

  這是熊貓基地不斷促進大熊貓繁育效率提高的一個縮影。近年來,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相關成果運用以及理論知識的豐富,用吳孔菊的話來説就是:“這三大難點現在已經基本解決了。”

  問題能順利解決,在於團隊協作。

  繁殖團隊、行為觀察團隊、飼養保障團隊、激素檢測團隊、疫病防控團隊、獸醫團隊……目前,在熊貓基地內,各種保障大熊貓繁育效率的團隊數量眾多且分工明確,“大家保持著良好的溝通和合作。”吳孔菊説。

  要最大程度提高大熊貓繁育的數量和品質,並不能只在大熊貓發情階段下功夫,很多工作需要在前期進行。目前,在大熊貓的發情前期,熊貓基地就會做好來年需要的各項摸底,從血液到生理指標,從鈣磷比例等微量元素到相關營養的吸收等問題,都需要採集數據。生成報告以後,相關團隊就會做微調,比如飼養方面竹子和筍子的供應比例、窩窩頭的重量等,還會把有可能配對的母大熊貓和公大熊貓調整到合適的獸舍。就這樣,激素測定、行為觀察、發情表現、尿樣蒐集、血液結果等多措並舉,讓熊貓基地的大熊貓繁育工作有了質的變化。

  數據是最好的證明。熊貓基地以上世紀80年代搶救留下的6隻病、餓大熊貓為基礎,在未從野外捕獲一隻大熊貓的情況下,截至2017年,共繁育180胎、273仔,現存184隻,是全球最大的大熊貓人工繁育保護種群。而這其中,有近150隻是近10年繁育出的。

  文化建設

  大熊貓文化深入社會各領域

  今年7月,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與熊貓基地舉行“美麗川航熊貓之路”大熊貓認養命名暨戰略合作簽約儀式,雙方將在品牌推廣、大熊貓文化建設、大熊貓國家公園扶貧等方面開展合作。

  儀式上,川航成功認養一隻2017年7月15日出生的雌性大熊貓,並命名為“三優”,被大家愛稱為“川航大小姐”。而在此之前,川航首架熊貓主題涂裝的A350飛機已經刷爆了四川網友的朋友圈——8隻俏皮可愛的熊貓,極具四川地域特色,其中就有一隻是以“川航大小姐”“三優”為原型來創作的。

  “以前的熊貓文化建設,就是製作一些玩具布偶一類的。”熊貓基地辦公室副主任李潔認為,如今的熊貓文化建設已經告別了淺層次,開始深入社會的各個領域,進行跨領域的戰略合作,川航的熊貓航班就是其中之一。

  談及近年來熊貓基地在文化建設上的思路和舉措,李潔提到了兩個關鍵詞——“合作”“交流”。合作的例子還有很多,比如音樂節的舉辦、熊貓舞臺劇走進央視網路春晚、和著名網路企業戰略合作等等。

  今年4月底,我國駐加拿大卡爾加裏總領館在卡市市政綜合大廳加拿大舉辦了“我的家,我們的社區——大熊貓保護與國際合作圖片展”。僅開幕式,就有當地政、商和媒體人士,以及華僑華人、中資機構和駐卡市領團代表等200多人參加。

  文化交流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讓優秀的文化走出去。“大熊貓就是中國最有號召力和認同感的文化符號。”據李潔介紹,由熊貓基地牽頭的大熊貓保護類文化藝術展,目前已走進了7個國家和地區,覆蓋人群超過12萬人次,效果非常好。

  “這樣的文化交流明年還要進一步擴展,基本思路就是大熊貓走到哪兒,大熊貓文化就走到哪兒。”李潔説。

  持續發展

  打造世界領先的保護大熊貓一流載體

  今年6月,“熊貓之都”總體策劃及概念性規劃國際諮詢公告向全球發出後,共收到來自12個國家和地區的59個聯合體、99家機構的報名資料。在剛剛過去的10月,“熊貓之都”總體策劃及概念性規劃國際諮詢方案評審會(第三階段)結束了逐輪投票,從6個候選方案中選出3個優勝方案,隨後交由成都市規劃委員會確定最終方案。

  由此,經過長達4個半月的徵集、踏勘和評審工作後,涉及成都市北湖片區、都江堰片區和龍泉山片區三個區域,規劃面積達69平方公里的“熊貓之都”項目設計藍圖,終於要塵埃落定了。

  “希望以此為契機,進一步推進我們在大熊貓保護方面的各項工作。”熊貓基地主任張志和説,圍繞保護大熊貓這個核心目標,未來熊貓基地將在科學研究、公眾教育、文化交流等方面爭做世界一流,同時還要進一步覆蓋瀕危野生動物保護等多個方面。

  在“熊貓之都”項目推進的同時,今年8月份,國內第一家“熊貓國際藝術中心”在熊貓基地開館。中心位於熊貓基地博物館三樓,是一個集合了大熊貓藝術品收藏與展覽、促進大熊貓文化藝術創作與交流、大熊貓科普教育等多項功能的國際化公益性展示場館,歷經兩年多籌劃準備建成。該中心從專業性、互動性、功能性、參與性4個方面規劃了4個展區——當代藝術空間、多元藝術空間、主題藝術空間和大熊貓文化藝術沙龍。

  從此以後,在熊貓基地,不僅可以看大熊貓現場賣萌,還可以觀賞大熊貓藝術作品。“這是一個熊貓藝術作品創作、展示和交流平臺。”張志和説,該中心的打造,也正是熊貓基地未來發展思路的一個具體體現,“讓熊貓基地不僅僅是世界著名的旅遊目的地,也能成為全世界範圍內領先的保護大熊貓的一流載體。”張志和希望通過熊貓基地的不斷發展建設,積極助力在全社會形成保護大熊貓的良好氛圍,讓大熊貓文化得到更好的繼承和發揚。

  24年跨國合作的見證者福田麗子:

  我想一直陪伴著大熊貓

  11月7日,福田麗子又來成都。作為日本和歌山白野生動物世界的工作人員,福田麗子已經記不清來成都多少次了。這次,她是來參加大熊貓保護與繁育國際大會暨2018大熊貓繁育技術委員會年會的。

  出發前的一週時間,福田麗子都很忙,忙著為參加這次大會做好相關的翻譯工作。但是,這份忙碌卻讓她很開心,因為她真的很喜歡大熊貓。緣分始於1994年,當年,白野生動物世界從熊貓基地引進了一對大熊貓。不少日本民眾因此與四川結緣,福田麗子更是見證了中日大熊貓保護長期國際繁育合作項目的興盛發展。

  福田麗子的爸爸是中國人,媽媽是日本人,福田麗子從小在東北長大,一直到1986年,26歲的她隨母親到了日本。精通中文的福田麗子在白野生動物世界找到了一份翻譯的工作,隨著大熊貓的入駐,福田麗子成為中日雙方共同研究繁殖大熊貓項目的溝通者、聯繫人。如今,福田麗子在這個崗位上已經工作了24年,“這是我與四川、與大熊貓的緣分。”福田麗子説。

  中日雙方在大熊貓的保護繁育交流方面,離不開語言翻譯。福田麗子説,她發揮作用最大的時候,就是在治療、飼養、育幼等幾個方面需要溝通協調的時候。“當初在日本,動物園裏的飼養員是沒有養過大熊貓的。”福田麗子回憶説,但凡有一點不明白,飼養員們就會向大熊貓基地求助,這樣的時刻往往是不固定的,一旦發生情況,福田麗子總是第一時間被叫到現場。

  經過多年來的積累和發展,白野生動物世界在熊貓基地的指導下,漸漸積累了不少經驗,大熊貓的繁育效果也越來越好,福田麗子半夜被叫起床的情況已經很少了。現在,時不時還會出現大家相互交流、借鑒的情況,福田麗子説,日方一絲不茍兢兢業業的工作態度,各種記錄的詳細留存,常常被熊貓基地的員工點讚。

  今年8月,旅居白野生動物世界的大熊貓“良”順利産下一雌性大熊貓寶寶,但體重僅有75克,身長15.5釐米。由於體重偏輕,個體較小,幼仔曾一度出現呼吸變緩等情況。

  熊貓基地相關專家早在“良”生産前就趕赴白野生動物世界,進行飼養等方面的工作指導與配合。幼仔出生後,中日雙方齊心協力、緊密配合,針對新生幼仔出生後的狀況採取針對性措施,讓幼仔在育嬰箱中進行供氧、保溫,及各項指標監測,並進行人工輔助哺乳。

  此刻的福田麗子更是寸步不離現場,為中日雙方專家提供各類翻譯工作。而這已經成為她的一個習慣,截至2017年底,旅日大熊貓共在日本成功繁殖10胎18仔,成活15仔。這每一隻幼仔的出生,福田麗子都是現場見證人、參與者。

  不僅是日本。目前熊貓基地的大熊貓在國內其他動物園展出42隻(不含成都動物園4隻),國外有20隻,其中,美國4隻、日本8隻、加拿大2隻、西班牙4隻、法國2隻。按照相關協議,先後已有10余只大熊貓從日本歸國,日本民眾曾多次自發組織團隊前往熊貓基地看望。福田麗子也經常來看望,這讓她的每一次四川之行都很開心,這次也是一樣,“只要身體條件允許,我想一直做下去,就這麼一直陪著大熊貓。”福田麗子笑著説。

  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

  在軟放歸的路上繼續探索

  11月2日,在栗子坪野化放歸適應場近距離跟蹤察看了大熊貓“倩倩”的情況後,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以下簡稱“熊貓基地”)大熊貓野放團隊的研究員劉家斌,回到了辦公室。

  開展人工圈養大熊貓野放研究,是保護大熊貓、實現大熊貓最終能放歸野外的一項系統性工作。大熊貓的野放方式,目前主要分為硬放歸和軟放歸。

  據熊貓基地主任張志和介紹,野生動物放歸,最終目標是建立能自我維持的野生種群,如果以不少於500隻個體作為可持續生存野生種群的標準,那麼,僅約11%的物種放歸項目達到了這一目標。

  基於熊貓基地的大熊貓經過多代圈養的特點,同時結合國內外開展的大量有關大熊貓近源種,如美洲黑熊、棕熊等,在野外放歸中所提供的知識和經驗,熊貓基地對採用人工輔助野化訓練的軟放歸方式非常認可,也由此開始了多年的探索。

  動物在複雜的野外環境裏要採取一定的生存策略,因此,通常情況下,放歸野外的圈養動物成功率很低。根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發佈的《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放歸和其他異地保護指南》,軟放歸較硬放歸成功的可能性更大。基於這種情況,在栗子坪,劉家斌對軟放歸的“倩倩”已經跟蹤了多年。

  “主要是跟蹤採集血液和糞便,監控它的身體情況。”劉家斌介紹説,所謂人工輔助軟放歸,就是在野化的過程中逐步減少人工的痕跡。在“倩倩”的生活環境中,野外標準要佔去很大一部分,但是也會提供一小部分人工輔助,比如竹子和水源,而隨著“倩倩”的逐步適應,這樣的人工輔助會越來越少,直至它完全適應野生環境。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怎麼保證人的影響正面存在且逐步降低,仍是一個漫長探索的過程。因為放歸的最終目標是為了建立能自我維持的野生種群,然而,在評價是否達成這一目標上卻沒有統一的標準,目前也並無成功的經驗可供直接利用。

  為了保證“倩倩”的野化,從它出生開始,和它接觸的人就非常有限,劉家斌是其中之一。“熊貓對夥伴很敏感。”劉家斌説,與人類的接觸盡可能少,這是為了保證它日後順利融入純野外環境,不需要人類的幫助。

  熊貓基地于2008年在都江堰建立了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野放研究中心,並於2014年開展了相關的圈養大熊貓野化訓練研究工作。“倩倩”作為第一批野化放歸個體,在訓練場地上分別經歷了熊貓基地、熊貓谷、栗子坪野化放歸適應場和野外環境等4個環境的訓練。其中,每一階段都是在經過科學評估的基礎上進行的。

  “‘倩倩’屬於第一批次,在熊貓谷還有第二批次。”劉家斌説,目前兩個批次的野放探索均進行得比較順利,為後續工作提供了大量的理論數據和操作方法。

  “時下,我國大熊貓野化放歸研究屬於科學探索的實驗階段,需要通過逐步過渡培訓、放歸試驗、科研數據採集和野外生存環境監測等諸多階段的工作和步驟後才得以實現真正的野外放歸。”張志和表示,今後,熊貓基地還將制定更為系統、嚴格、科學的計劃,進一步推進野化放歸研究,以便早日實現圈養大熊貓野化放歸。

責任編輯:劉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