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一鍵分流轉接後 四川半年節約警力14.5萬人次

分享到:
  “110嗎?能送碗米粉不?”12月6日,南部縣公安局110接警中心,一則“警情”讓接警員唐薇哭笑不得。放在以前,這則標準的騷擾警情“活不過三秒”就會被接警員掐斷,“情節嚴重的甚至可以通知辦案民警,立案抓人,追究責任”。

  但當天,唐薇並沒有這樣做,而是從容地按下接警器旁的一個按鈕。“這是我們的24365平臺,專門的市民生活熱線。”唐薇介紹,自己一鍵轉接給該平臺後,平臺將通過固定的外賣渠道,直接將米粉送達到群眾手上,“當然前提是,群眾自己事先支付外賣費用”。

  這樣的人性服務,今後將更多出現在南部縣以外的地方。

  日前省政府辦公廳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警務類報警服務平臺與其他非警務類公共服務平臺對接工作方案》,要求推進110等報警服務平臺與其他非警務類社會求助、諮詢、投訴等公共服務平臺的分流處理、無縫對接,進一步提升服務群眾、打擊犯罪的能力和水準。這意味著,今後110平臺的非警情類報警將分流至其他政府部門。

  除了送米粉,還有哪些警情將一鍵轉接?轉接之後,部門間踢皮球怎麼辦?

  非警務類報警劇增

  有困難不能光找警察

  分流非警務警情,是四川公安機關近年來一直力推的大事。

  “過去我們宣傳有困難找警察,但現在非警務警情劇增,已經佔到日常接警量的80%左右,其中大量是工商投訴、債務糾紛等一般事務性求助,主管部門並非公安機關。”省公安廳督查總隊副總隊長王立尚交底,“全省10萬警力就是全部推到一線,也不夠”。

  除了警力不夠,更尷尬的是,由於並非主管部門,就是出了警最後也不起作用。

  “兩口子打架,女的揚言要喝藥,派出所出警,發現就是一般家庭糾紛,也沒有家庭暴力情況,不符合立案條件,民警勸了半天,完全不起作用,但我們還不能撤,你走了對方真的喝了藥,怎麼辦;群眾舉報發現疑似精神病人,派出所出警並迅速將其送到民政部門,可民政根本不收,精神鑒定的費用誰出?”南部縣公安局指揮中心主任趙晟對基層的經歷哭笑不得。

  有困難也不能光找警察。為解決這些難題,2016年12月,公安部在湖南嶽陽開會,要求給110分流,為基層民警減負。

  王立尚介紹,為將這項工作落到實處,今年省公安廳要求,將110減負納入省廳2017年對各市州的績效考核內容,對各地“110接處警社會聯動機制”的建設推進情況實行挂賬銷號,年底前建成率凡未達100%的,每低一個百分點,扣除該市州公安局年度績效考核分0.05分。

  在督查上,今年4月省公安廳第一次放了“大招”——今年4月,因為工作推進不力,督察總隊分別約談了全省3月排名靠後的市州,其分管局領導和督查支隊長分別到省廳做了檢討。

  解決了群眾的痛點

  才能真正解決基層警察的痛點

  “警情分流,是給公安減負,誰不願意,但誰也不敢貿然強行去推,分流出去的警情一旦部門推諉,釀成群體性事件,最後警情還不要回流,由公安部門兜著。”採訪中,一位被約談過的公安局負責人直戳改革難點,不給分流的警情找好下家,先解決群眾的痛點,基層警察的痛點永遠無法解除。

  4月開始,全省“110接處警社會聯動機制”建設開始提速。

  “警情分得出,首先要把其他部門喊的動。”南部縣公安局長局長吳宗學介紹,請示縣委縣政府後,當地開始搭建應急指揮中心,指揮中心下轄民政、教育、衛生等26個成員單位,通過編制應急指揮手冊,當地將每個成員單位搶險救援以及日常非緊急報警求助事項的分工職責一一明確。“此外,應急指揮中心還將110指揮中心與當地紀委建設的24365市民服務平臺整合,一旦接到非警務警情,公安機關可以與24365一鍵轉接,24365接到警情同樣可以轉給公安機關。”

  部門之間出現推諉怎麼辦?

  南部縣公安局政委黃在倫介紹,根據當地的規定,警情分流至24365後,當地紀委將根據是否限時辦結、群眾滿意度測評等為依據,對相關單位全程跟蹤督導,在年底的目標考核上,該項督導的分值高達3分。3分是什麼概念?黃在倫解釋,去年底,該縣各部門的排名中,0.5分就刷下3個單位。

  南部縣的做法是全省110社會聯動機制建設的一個縮影。

  根據日前省政府辦公廳下發的《關於進一步加強警務類報警服務平臺與其他非警務類公共服務平臺對接工作方案》,省政府首次明確警務類公共服務平臺與非警務類公共服務平臺的受理範圍,嚴格確保電話有人接、問題有人管、解決有渠道、結果有反饋、推諉有懲戒。

  在基層,警情分流的效果已經開始體現。王立尚介紹,目前全省已落實聯動110報警臺數166個,聯動單位3949個,截至今年7月,全省接警總數共計748萬餘起,其中非警務求助61萬餘起,較去年同期的63萬餘起減少4.2%,通過“110接處警社會聯動機制”有效分流非警務類求助22.3萬餘起,僅一線交警警力,半年就節約14.5萬人次。 (記者 劉宏順)
責任編輯:李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