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召開3U8633重慶-拉薩機組媒體見面會 “英雄機長”親口講述驚心動魄備降

分享到:

  5月16日,川航召開3U8633重慶—拉薩機組媒體見面會,機長劉傳健,第二機長梁鵬以及乘務長畢楠、安全員吳詩翼等參加見面會,並接受媒體採訪。圖為機長劉傳健。 (記者 何海洋 攝)

  人物簡介

  機長:劉傳健 A320機型B類教員,總飛行時間13666小時

  第二機長:梁鵬 A320機型B類教員,總飛行時間8789小時

  副駕駛:徐瑞辰 A320機型副駕駛,總飛行時間2801小時

  3位機組成員均未發生過人為責任原因不安全事件。

  5月16日下午,川航召開3U8633重慶-拉薩機組媒體見面會,“英雄機組”的代表——機長劉傳健、第二機長梁鵬、乘務長畢楠、安全員吳詩翼首次與媒體正式見面,講述5月14日發生在空中驚心動魄的一幕。

  飛機出現故障後,“英雄機組”成員們在想什麼?採取了哪些緊急措施?風擋玻璃調查進展如何?這成為這場媒體見面會的焦點。

  焦點一

  玻璃脫落後,機組在想啥?

  “剛反應過來那一瞬間,還是恐懼的”

  機長劉傳健回顧了驚險發生的一瞬間:飛行過程中,風擋玻璃突然爆裂,整個裂成小塊狀、網狀。風擋玻璃有好幾層,機組第一反應是去摸,以判斷是內層還是外層裂了。“當時摸後就感覺壞了,可能會故障。”劉傳健説,當即機組決定掉頭備降,他隨即向空管報告,請求備降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剛説完這句話不到一秒鐘,就感覺‘嘭’一下,眼睛睜不開。再睜眼時,副駕駛半個身子被吸到了外面,飛機急速下降,飛行速度也在增加。”

  “剛反應過來那一瞬間,還是恐懼的。”劉傳健坦言,但當感覺到手握著操縱桿,感覺飛機在他的操控之中,一下就有了信心。“這條航線,我已經飛了上百次了,對飛機當時所處的位置、飛機的整個情況,我的心裏是有數的,我也非常有信心能夠成功備降。”

  在用力發出7700的緊急代碼後,劉傳健控制著飛機備降。“這個過程,非常困難。”他説,汽車時速到130、140公里就已經很高了,當時飛機時速在800公里左右,且前方玻璃脫落,缺氧、冷、風流、氣流等惡劣條件匯聚。“當時我整個身體是變形的一個狀態,除了風聲,耳朵聽不到任何聲音,和其他駕乘人員只能用手勢交流。”在零下40攝氏度的機艙,穿著短袖的劉傳健竟沒有感覺到冷,飛行一段時間後,“冷”的感覺才清晰傳來。

  下降過程也很困難。擺在劉傳健面前的,是兩難選擇:缺氧、寒冷襲來,希望飛機能儘快著陸;但下降速度增加,對駕駛員的衝擊力度會更大,安全無法保障。“快還是慢?這非常糾結。”最終,他選擇相對適中,在保證機組安全的情況下,把控下降速度。

  一個細節引起了記者的注意:無論是機長劉傳健,還是第二機長梁鵬,他們都表示事件發生後,按照程式處置很重要。據了解,飛行員在日常訓練中會進行很多科目的訓練,“爆炸性釋壓”就是科目之一。嚴格的日常訓練,讓飛行員在關鍵時刻做出了正確判斷,也拯救了128條性命。

  飛機出現故障後,在前艙服務的乘務長畢楠的第一反應是執行機艙失壓的處置預案,吸氧、固定好自己、做好自我保護措施,然後用廣播通知旅客戴上氧氣面罩。風很大,旅客很驚慌,有的開始哭泣,乘務員大聲吼:“請相信我們,我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一定會帶著大家安全著陸!”

  焦點二

  如何看待網友給予的“中國版薩利機長”稱呼?

  “這個榮譽應該屬於整個民航界”

  在操控著沒有右前風擋玻璃的A319飛機平安備降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後,網友們熱情地為機長劉傳健點讚,稱他是“英雄”“中國版薩利機長”,這次備降也被譽為史詩級的備降。對此,劉傳健表示:“這個榮譽應該屬於整個民航界。”

  劉傳健説,此次飛機成功備降,是民航界團結協作的結果。“我們機組是民航的一線,在後方,還有大量的同事從事著各種保障工作。”包括民航管理部門、空中管制、地面配合等。

  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石祖義介紹,成都空管部門在接到緊急情況後,立即啟動應急處置程式,迅速指揮空中其他飛機避讓併為該機提供專用航道,優先安排該機降落。在民航各部門密切配合下,航班整個機組成員齊心協力、沉著機智,確保了飛機安全備降成都雙流國際機場,機上所有旅客安全。

  “死裏逃生”後,還敢飛嗎?“敢飛!”第二機長梁鵬言語堅定。

  記者了解到,安全備降以來,除了受傷的兩名機組人員外,其餘7名機組人員配合民航管理局進行了相關的例行調查,並接受了應激性治療、心理疏導等,身心和精神狀況總體尚好。在充分休息、調節心理、康養身心後,機組人員將儘快重返工作崗位。

  焦點三

  風擋玻璃何以出現異常?

  已對所有同型號飛機風擋玻璃進行排查

  風擋玻璃為什麼會碎裂?安全檢查是不是到位?

  據中國民用航空局5月15日通報,脫落的右側風擋玻璃為該機原裝件,自2011年7月26日新機投入運營至事發前,未有任何故障記錄,也未進行過任何更換維修工作。

  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總工程師陳建中進一步解釋,發生事故的飛機去年曾接受C檢(大範圍檢查)、今年4月曾接受A檢,均沒有保留故障項目;查詢近15日維修記錄,也無風擋故障資訊。

  “每架飛機有成千上萬個零配件,每個零配件都有跟蹤記錄,飛機的哪個部位什麼時候該檢查、該更換都有嚴格的標準和記錄。”陳建中説,檢查結果如何也均記錄在案,記錄顯示,此前該飛機一直處於良好狀態。事件發生後,川航立即對所轄的24架高原型空客A319飛機進行了全面排查。目前排查已經結束,並無異常。

  調查已啟動。中國民用航空局在事件發生後就成立了“514”事件調查組,並於事發當天趕赴成都,會同民航西南地區管理局開展調查工作。

  根據國際民用航空公約附件13《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徵候調查》有關規定,中國民用航空局已向法國航空事故調查局(BEA)和空客公司發出通知,要求協同調查。同時飛機製造商空客公司和玻璃製造商以及法國民航局已成立聯合調查組,正趕往中國,“目前空客的中國總部專家已經先期抵達。”

  最新進展

  27名乘客全部結束觀察離院

  見面會通報,該航班共運輸旅客119人;裝載行李65件,共717公斤;裝運貨物36件,共269公斤,無鋰電池等危險品。航班備降後,旅客在工作人員引領下轉至候機樓休息,並改簽3U8695成都至拉薩航班,于12時09分起飛,並正常抵達拉薩。

  另有27名感覺不適的旅客在川航工作人員全程陪同下前往成都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就診後未見明顯異常。後又在川航工作人員全程陪同下進行了高壓氧治療和心理疏導並留院觀察,已于5月15日22時前全部結束觀察離院,並對後續行程進行了妥善安排。 (莊林 皮璟璇 記者 王眉靈 王成棟)

  同步播報

  騰出“綠色通道”

  戰機為川航客機讓路

  “7時08分發現偏航,7時10分發現了機械故障代碼告警。”5月16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西部戰區空中作戰指揮控制中心值班參謀關健克仍能準確回憶起5月14日事發時的細節。發現異常空情後,他們立即啟動處置程式,僅用2分鐘就為川航3U8633航班騰出了空域,確保飛機安全著陸。

  關健克介紹,在接到指控中心的指令後,空軍雷達某旅隨即增開雷達,跟蹤監視航班實時動態,測量密報航班高度等資訊。另一位值班參謀李東波則向記者出示了3U8633航班的完整飛行記錄:航班發出機械故障代碼警告後,飛行高度從9400米急速下降;2分鐘後,飛機高度降至海拔7200米。

  “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關健克回憶,當天7時15分,指控中心接到通報:3U8633風擋玻璃脫落,需緊急備降成都雙流國際機場。

  為讓飛機安全降落,指控中心航空管制值班員辛鑫成了備降過程中的“空中交警”。當時,有兩件事需要立即解決:首先,把雙流國際機場北部空域釋放出來,按照備降的最便捷航跡,動態調控相關區域活動,調度其他航班讓道;其次,保證雙流國際機場跑道上沒有影響備降的其他活動。

  恰在此時,附近的空軍某機場,十多架戰機正蓄勢待飛。按照原計劃,戰機將於7時15分升空訓練。接到命令後,十多架戰機隨即中止起飛程式。至7時17分,空域釋放完畢。此時,距離接到通報僅兩分鐘。

  7時20分,辛鑫再次接到民航西南空管局的消息:與3U8633航班取得了間歇性聯繫。此時,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已做好備降準備。

  7時42分,指控中心接到好消息:3U8633航班成功備降!

  新聞回放

  5月14日,川航空客A319、註冊號B-6419號飛機執行重慶至拉薩的3U8633航班任務,在9800米高度、飛經成都空管區域時,該機駕駛艙右座前風擋玻璃突然破裂並脫落,整個航班飛機處於緊急危險狀態。機組臨危不亂、果斷應對、正確處置,在民航各部門密切配合下,成功備降成都雙流國際機場,機上所有乘客安全,避免了一場災難的發生。 (易開紅 記者 王成棟 王眉靈)

責任編輯:李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