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四川汛情

分享到:

  7月8日起,四川出現大範圍強降雨,全省大部普降中到大雨,部分地區降暴雨到大暴雨,目前降雨仍在持續。

  這場降雨導致綿陽、廣元、德陽、成都、阿壩、甘孜等地出現災情,汛情嚴峻。

  應對強降雨,我省啟動應急響應,各地各部門按照預案週密組織推進各項工作。

  四川為何6年來首次啟動II級響應?

  川西北高原雨量不大,為何還出現汛情?

  強降雨給岷江、涪江、嘉陵江三條江河沿岸城市帶來洪峰威脅,如何應對?

  ……

  圍繞這些問題,記者獨家採訪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層層解開這場持續降雨的成因,暴雨洪澇災害下的安全問題及應對措施背後的深意。

  一問

  川西北高原 

  降雨不大為何汛情大?

  7月8日開始的本輪強降雨以來,主雨區一直集中在秦嶺以南、龍門山西北側。

  而10日晚,四川省防指的統計數顯示:阿壩州和甘孜州在受災最嚴重的市州中位列前三。

  其實,以降雨絕對值看,阿壩和甘孜兩地的降雨量並不算大。

  

7月8日2時至11日1時,本輪強降雨分佈圖

  “顏色越深,降雨量越大,最大降雨區域都在綿陽和廣元,超過250毫米的區域都集中在一塊。”指著8日以來全省降雨分佈雲圖,四川省防指相關負責人説,目前全省累計降雨量最大區域多數並不分佈在岷江流域、大渡河流域。

  然而,9日淩晨開始,大渡河、岷江流域的多個站點先後出現超警戒、超保證洪水水位。

  再往前,黃河四川段也陸續出現超保證洪水水位。特別是9日晚,大渡河出現歷史記錄最高洪水水位,瀘定橋景區臨時關閉。

  那麼,川西北的汛情為何突出?

  首先,是高原地區地理上的獨特性,導致了地表徑流多。

  “在我們業內,一般都把川西北高原地區的1毫米雨量當做平原和山地地區的2毫米來看待,來進行應對。”四川省防指相關負責人介紹,川西北高原地表腐殖質層較淺,雨水降落後滲透少,很容易形成地表徑流。

  例如,前一輪強降雨中,九寨溝縣一帶20小時降雨量不過26.4毫米,就出現多處山洪泥石流。而根據氣象學標準,24小時內降雨量在50-99.9毫米區間,才能被認為是暴雨,才有可能引發山洪泥石流,“其實只要把當地降雨量乘以2,就很容易理解了”。

  其次,高原上地貌的獨特性,導致了該區域的洪峰綿長。

  “川西北高原地勢相對平坦,流速較慢,地表徑流匯集的慢,走的也慢。”前述負責人説,這與盆地及周邊山地洪水“來得快也去得快”正好相反。

  最後,近年來多次地質災害,導致川西北高原的河流中游河床不同程度抬升,一定程度影響了行洪能力和下泄速度。

  “這一塊雖然沒有具體統計數據,但也的確客觀存在。”前述負責人説,正是前述三大特點,導致了本輪強降雨中,川西北高原河流多處“告警”。

  二問

  6年來首次啟動II級響應

  意味著什麼?

  自7月9日以來,四川省防汛應急響應“升級”過程,可謂既短又急。

  7月9日上午啟動最低一級——IV級防汛應急響應,當日下午就升為III級。直至7月11日,II級防汛應急響應啟動,為四川省近6年來首次。

  6年來首次啟動II級響應,意味著什麼?

  它是一個“警鐘”

  汛情已到一定程度

  省防指相關負責人介紹,它首先是一個“警鐘”,意味著汛情已到一定程度。根據《四川省防汛抗旱應急預案》,啟動II級防汛應急響應需滿足5個條件中的任意一條。

  “5個條件,都是對雨水災情的表述。”該負責人介紹,此次啟動,主要滿足了“一條主要江河干流發生洪峰或洪量重現期大於50年、小于等於100年一遇的洪水”這條——涪江幹流出現了超50年一遇的洪水。

  除了上述條件,其他還有4個條件分別是:

  兩條主要江河干流同時發生洪峰或洪量重現期大於20年、小于等於50年一遇的洪水;

  主要江河非城區堤段或一般江河城區堤段發生潰決;

  一般中型水庫、重點小(1)型水庫垮壩或大型水庫、重點中型水庫除險可能導致垮壩險情;

  其他需要啟動II級響應的情況。

  根據記錄,自2005年四川建立防汛應急響應制度以來,我省還從未啟動過I級防汛應急響應,II級也只有4次,分別在2010年、2011年、2012年和此次。

  “説明這次防汛形勢的嚴峻程度,是比較罕見的。” 省防指相關負責人表示。

  它是一個“動員令”

  舉全省之力 從6個方面進行響應

  此外,它也是一個“動員令”,意味著相關部門要採取相應行動,舉全省之力防汛抗災。

  根據《四川省防汛抗旱應急預案》,II級防汛應急響應涉及6方面的響應行動,包括省防指常務副指揮長主持會商,緊急動員部署;省防指副指揮長坐鎮指揮;省防指成員單位全力開展抗災救災;及時發佈相關資訊;派出工作組、專家組赴一線組織指導;增加值班人員等,這些工作事關國土、水利、住建等28個廳局等單位。

  省防指相關負責人介紹,一旦啟動防汛應急響應,全省電力調度、交通都要服從防洪調度。這包括水電站發電、航運、公路等都將按防洪需要進行。

  面對它不用太緊張

  應對能力增強 最近那次也無重大人員傷亡

  “雖然説是6年來首次啟動II級防汛應急響應,大家也不用緊張。”省防指相關負責人表示,大汛不等於大災,近年來我省防洪工程(如提防、水庫等)和非工程體系(如資訊化監測預警,群策群防等)都有很大進步,應對洪澇災害能力在不斷加強。以最近的2012年那次II級防汛應急響應為例,也沒有造成重大人員傷亡。

  啟動了II級防汛應急響應,是否意味著工地停工、學校停課?

  “這個和霧霾預警還不一樣,它更多是相關部門的工作響應,不對學校工地等造成影響。”省防指相關負責人介紹,因為汛情並不等於造成災害,所以防汛應急響應並不會直接干擾學校上課、工地開工等。

  II級防汛應急響什麼時候結束?

  上述負責人介紹,其結束將視汛情、險情和災情變化,由省防辦適時提出終止II級響應的請示,報省防指常務副指揮長同意後宣佈結束響應。

  三問

  主汛期22條調度令

  為何超一半下達給這三條江河?

  至7月11日20時,本輪強降雨中,四川省防指累計下達了12條調度指令,全部下達給岷江、涪江、嘉陵江三條江河。而主汛期至今,則下達了22條。

  換言之,本輪強降雨還未結束,下達的調度令數量已經超過了主汛期迄今的一半。

  面對這一組數據,四川省防指相關負責人連呼,“不容易”。

  調度令的背後,意味著什麼?

  這是江河流量的“調速器”

  更準確的説,調度令是下達給岷江、涪江、嘉陵江沿線的大型水利樞紐工程的。主要內容只有兩個:提前下泄,騰出庫容;減少下泄,削峰滯洪。

  “等於這個是我們的‘調速器’,調節三條主要江河(岷江、涪江和嘉陵江)下泄流量大小。”四川省防指相關負責人説。

  效果幾何?

  統計顯示,自8日以來,位於嘉陵江上游的亭子口水利樞紐工程,在本次強降雨過程中,已經先後迎戰兩次洪峰,至11日18時30分,亭子口水利樞紐工程先後滯洪6.5億立方米。位於其上游、同屬嘉陵江流域的寶珠寺水電站先後滯洪2.5億立方米。位於涪江上的武都水庫,先後滯洪1億立方米左右。

  “光這三座水利工程,滯洪量就相當於8.5座大型水庫的庫容。”

  前述負責人舉例,為了保住涪江鐵路大橋,11日中午前後,四川省防指調度武都水庫削峰滯洪,減少洪峰流量4300立方米/秒,2小時後,鐵路橋附近水位下降兩米左右。而從10日晚開始,亭子口水利樞紐和寶珠寺水電站先後配合,成功將嘉陵江洪峰減少了12700立方米/秒,為下游迎戰洪峰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背後是防汛“主戰場”

  “主要是雨水情太嚴峻太複雜。”四川省防指相關負責人介紹,主汛期開始的11天的22個調度令已經是近年來的新高,也是此前五年主汛期數量的總和。平均算下來,每天要下達兩個調度令。

  調度令為何如此多?又為何集中在涪江、岷江和嘉陵江流域?

  看雨情,至11日上午,全省累計降雨量超過200毫米的有29縣302站,超過300毫米的有14縣105站,超過400毫米的4縣5站,最大為綿陽北川縣桂溪鄉站523.4毫米。

  “更主要的是,這些降雨區都集中在涪江、嘉陵江和岷江上游區域,還與‘6.26’、‘7.2’兩次降雨過程的主雨區高度重合。”前述負責人説。

  看水情,當前,岷江、嘉陵江和涪江三條江河均出現洪峰。其中,四川省水文局預測:11日20時,亭子口水庫入庫洪峰流量將超過25000立方米/秒,超過80年一遇。而11日9時前後,涪江幹流出現1949年以後最大洪峰,為超50年一遇。與此同時,岷江阿壩州汶川段也出現近年來最大洪峰。而本輪強降雨期間,18條出現超警戒超保證水位的河流多數也位於前述三條江河流域。

  依靠的是江河“總閘門”

  “我們的調度令,全是下給水庫電站的。”四川省防指相關負責人説,有洪災,不代表就能調度,“你得有工程才行。”

  這些工程,就是分佈在嘉陵江、涪江和岷江中上游的水利樞紐工程。也是本輪強降雨中,四川和汛情鬥法的“法寶”。

  四川省水利廳建設管理處相關負責人介紹,從本世紀初開始,四川在嘉陵江、涪江和岷江中上游先後修建了一大批骨幹型水利樞紐工程。

  例如,在本次嘉陵江削峰滯洪中立下大功的亭子口水利樞紐工程,在2014年才全面竣工。涪江上游的“總閘門”武都水庫,2010年底才下閘蓄水。唯一“上了年紀”的,便是寶珠寺電站,正式竣工於1998年。

  不過,這些骨幹水利樞紐工程在調度中,不僅要考慮四川實際,還要著眼于更高層面。

  “我們四川是長江上游的主要集水區,骨幹工程的調度,還要服從長江防總、國家防總的安排。”省防指相關負責人舉例,以亭子口水利樞紐工程為例,工程的防洪庫容中,有1億立方米的調度權歸屬於長江防總,“沒有他們的批復同意,我們是不能使用的。因為他們要綜合考慮的是更大的全局。”

  “四川光水利系統管理的水庫就有8148座,所以我們在調度水利樞紐工程方面很有經驗。”前述負責人説,根據預測,11日晚亭子口水利樞紐的入庫洪峰流量將達到25000立方米/秒,但沿線群眾不必驚慌,“我們有經驗,工程有庫容,還著眼于全局調度。”

責任編輯:陳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