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省長學知識 | 自由貿易試驗區“升級”自由貿易港,四川該如何發力?

分享到:

  自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及我國要“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之後,“自由貿易港”這個詞就頻繁的出現在新聞中,各地也掀起爭創自由貿易港的熱潮。

  何謂自由貿易港?

  自由貿易港與已有的自由貿易試驗區有什麼區別?

  四川建設自由貿易港還有哪些方面需加強?

  7月9日,在省委副書記、省長尹力主持召開的省政府常務會議上,四川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軍傑講解了我省自貿試驗區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的對策建議有關內容,為大家揭開自由貿易港的神秘面紗。

  



  自貿試驗區為何要升級?

  當前,我國自貿區形成了“1+3+7”雁行陣,並已在自貿試驗區建設方面進行了有益探索,積累了一定經驗,取得了很好的成果。既然如此,為何要從自貿區“升級”到自貿港呢?

  王軍傑教授介紹,自貿區只是“全面開放新格局”初級階段,圍繞“更高層次開放型經濟”戰略要求,需要對標最自由、最開放的自由貿易港。具體來説主要有兩點:

  第一,自貿區實際賦權有限,更高層次開放難以實現。貿易自由化(關稅減免)和投資自由化(負面清單)均為國家事權,自貿區無權決定,只能對貿易便利化(單一窗口)和投資便利化(實體設立)進行創新。但在當前國內外背景下,“便利化”創新作用有限,自貿區只針對外資準入“便利化”進行創新,無權實質性拓展資本盈利空間。

  第二,自貿區免稅不免管,而自由貿易港免稅免管。自貿區仍實行通關監管:雖“一線放開、區內自由”,但貨物入境後,仍須向海關申報;雖有了“單一窗口”,但企業仍須辦理通關手續。而自由貿易港堅守“負面清單+非違規不干預”原則,確保最開放、最自由的進出環境,有利於聚集全球要素資源,促進離岸貿易、離岸金融及離岸過境的快速發展。

  王軍傑教授説,探索建設中國特色的自由貿易港,打造開放層次更高、營商環境更優、輻射作用更強的開放新高地,對於促進開放型經濟創新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建自由貿易港 四川自貿區有啥優勢?

  去年11月,四川提出將對標國際最高經貿規則,探索差異化試驗路徑,探索建設內陸自由貿易港。

  要想從“四川自貿區”升級到“四川自貿港”,四川有啥優勢呢?王軍傑教授為我們分析了四川自貿試驗區升級為自由貿易港的可能性和可行性。

  第一,我省具有地理區位和政策疊加優勢。四川是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戰略的“領頭羊”及內陸開放“橋頭堡”,是連接大西南及長江經濟帶、粵港澳經濟圈的戰略紐帶,是陸海絲路的交匯點,是溝通泛亞、泛歐區域的物流大樞紐。此外,還擁有多項優惠政策疊加優勢。

  第二,雙流空港和青白江鐵路港客貨運穩居全國前列。2017年,雙流空港客流量位居中西部第一、全國第四,貨運全國第五;蓉歐班列累計開行突破5000列,集裝箱貨運佔中歐班列總量近1/3,居全國第一。青白江鐵路港是亞洲最大的集裝箱中心站及國內功能最全、最具競爭力的國家對外開放口岸。

  第三,海港缺失的四川自貿區亦可建設自由貿易港。自由貿易港本質是“免稅收、免監管”,與港口類型無涉,我省宜採“空港+鐵路港”模式。

  



  升級之路 四川自貿區還需從哪些方面發力?

  要升級為自由貿易港,四川自貿試驗區哪些方面需加強?在此王軍傑教授給出了進一步建議,他認為四川未來可從以下六個方面發力:

  第一,著力優化“單一窗口”機制。建議各部門協同合作,對標《貿易便利化協定》(TFA),促進“單一窗口”提質增效:大幅縮短通關時間;實現一次審驗;促進三個片區協同聯動,適應全國通關一體化;推動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互聯互通,優化貨物通關流程。

  第二,最大限度實現“四要素”自由化流動。貨物、服務、資本、人員的自由化流動是建設自由貿易港的四大著力點。貨物自由化關鍵是提升“單一窗口”便利化;服務自由化關鍵是全面落實“負面清單”準入機制;資本自由化關鍵是向央行申請本外幣自貿賬戶,實現“增量外匯為限的資本項目下自由兌換”;人員自由化關鍵是向公安部申請延長外來人員過境免簽時間,擴大過境範圍至我省主要景區。

  第三,切實破解蓉歐快鐵運單物權之困。王軍傑教授提出了“三步走”建議,其中之一即形成可複製、可推廣經驗後,推動國家出臺《中歐班列貨物運輸法》,通過中國法律的域外適用,將運單物權效力延伸至沿線國家。

  第四,努力提升營商環境便利化水準。儘快出臺“中國(四川)自貿試驗區條例”。深入推進多證合一、證照分離、單一窗口、單一表格商事制度改革。構建全程電子化資訊共用新模式。搭建多元化爭端解決協同服務平臺。

  第五,全面深化川港澳合作交流機制。建議充分賦予川港澳合作新內涵,向自由貿易港管理、離岸貿易/金融、國際旅遊轉机等方面拓展,構建更深層次、更廣領域、更高水準的合作交流機制。

  第六,積極探索涉自貿職能職權集中行使。借鑒國際自由貿易港成功經驗,“管委會”不僅是協調機構,亦是審批機構,甚至是唯一管理機構(如迪拜)。

責任編輯:劉洋